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会员作品>>新作综览
【医学科普小说】 敏敏的高见
[2017-03-31 10:21:22]

 

【医学科普小说】

敏敏的高见

杨秉辉

    孙老师名勤芬,人如其名,工作甚是勤奋。
    孙勤芬老师在市立第八中学教语文已有二十多年,如今人到中年,体态微胖,皮肤白净,短发,带一副半框眼镜,常穿一身裙装,典型的文教人士形象。孙老师工作认真,待人和气,教书育人,年年被评为先進工作者。
    孙老师的先生本是大学同学,在一家出版社任编辑部主任,夫妻甚是恩爱,有一女,在一所著名大学读中文系。
    孙老师有一姐姐,名勤华,亦是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毕业后分配在外地一省会城市任省报记者,並已升任采访部主任。姐夫是当地一位小有名气的作家。育有一子、一女,也都学习中文,长子博士毕业后留校任了中文系的助教,女儿在读现代文学硕士。常笑曰:一家人与中文有缘,说不定今后还会有学中文的儿媳或女婿。
    其实这家人还不仅与中文有缘。
    孙主任在5年前发现患了乳腺癌,在当地一家大医院做了“根治性切除术”。术后病理切片检查,腋下之淋巴结已有转移,于是又加作放疗、化疗。后来又一直服用一种对抗雌激素的药物,已经吃足5年。不过孙主任生性坚強,这些也都挺了过来。
    孙主任手术后一侧胸部外形塌陷,不过年纪大了也不介意,只是手术一侧的手臂稍有水肿、活动不甚自如,也就只好将就了。手术后休息了半年,仍去报社上班,不过报社安排主要做些校稿,写点补白之类的工作,不再舟车劳顿地外出釆访了,明年也将退休。
    孙老师姐妹二人总有些碰头机会,见面时少不了也会谈到乳腺癌之事。她这姐姐甚是乐观,说是她们的一个姨妈三十多年前即因乳癌去世,而如今她也生了乳腺癌並且已有转移,但是如今科学发达,她不也活下来了吗。还说她们报社的一个老编辑生了乳腺癌,做了切除手术至今快二十年了。退休后天天跳广场舞,血压、血脂、血糖全都正常……
    孙老师的先生在出版社工作,出版社有的是书,人到中年开始关注健康了,于是便也常常带些讲健康的医学科普书回来,夫妻二人暇时阅读,医学知识大为长进。
    孙老师知道:她的直系亲属中有人生乳癌,她应属乳腺癌的“高危对象”。这事事关遗传,也由不得自己。好在高危对象也並非必定生癌,她的姨妈生乳腺癌,她妈就没生乳腺癌。不过总以小心为好,每年学校组织教师体格检查的机会一定不放过,还照书上说的办法,每月自查,並且坚持不懈。

    一天晚间宽衣就寝,孙老师又自检乳房,不料还真的摸到左乳的乳晕右下方似有一肿块。孙老师吃惊不小,本想让她先生看看,但又怕他担心。一夜无眠,第二天刚好无课,便去了市立第五医院请医生检查。医生查后笑了笑说:
    “这是乳腺小叶增生,並非乳癌,不碍事的。你自查乳腺应以手掌平抚,不能用手指拿掐。”
看看孙老师将信将疑的样子,医生便又给孙老师做了乳部的超声波检查,检查结果並无肿块发现,孙老师这才放下心来。
    不过大约过了大半年之后孙老师还真在右乳外下方,“用手平抚”发现有一小肿块,心中又是一惊,不过,有了前次的经验,她知道还需以医师的检查为准。
    次日课后便去医院请医师检查,医师查罢,又给她作了超声波检查,果然确证有一直径约1厘米的肿瘤存在,並以恶性肿瘤的可能性为大,不过腋下淋巴结皆无肿大。
    对于乳腺癌,孙老师思想上自是有所准备的,准备像她姐姐一样“吃苦头”了 。熟料这医生说她所患应为早期乳癌,可以做只切肿瘤而保留乳房的“保乳手术”,术后酌情加点放射治疗即可,孙老师听罢乃稍心定。
    几天后,孙老师入院手术。
    麻醉后先切下乳部肿瘤与一枚“前哨”淋巴结(乳癌若有转移、首当其冲的淋巴结)作了冰冻切片检查,结果证实确为乳腺癌,而“前哨”淋巴结阴性(即无癌转移),于是手术即告结束,即是切癌保乳的手术。术后次日即下床活动,又一日出院回家。
    她先生笑曰:“我上次开阑尾炎,还住了一个礼拜医院呢”。
    又数日在门诊拿到正式病理切片报告,确诊为乳腺癌。医生为慎重计,建议加作一些局部放射治疗,孙老师谨遵医嘱,在门诊做了10次放疗,大约放射剂量不大,到也並无不适。再问医生还需何种治疗否?答曰:“定期复查即可”。

    孙老师患上了乳腺癌住院手术,自然告知了她姐孙主任。孙主任姐妹情深,正准备赶来探视,忽然注意到她们的报纸上转载了一组消息:美国好莱坞著名影星安吉丽娜.朱莉因发现有乳癌相关基因、而预防性地切除了双侧乳腺组织,並作了乳房整形手术。文中朱莉劝告有乳癌家族史之人应关注乳癌之预防,作这基因的检测,甚至像她一样作预防性切除手术。但国内学者对此意见並不一致,从事分子生物学研究的专家多数表示赞同,而临床医疗专家则多以为未必适合国情……
    对于是否如朱莉之所说,有乳癌家族史之妇女皆应作乳癌基因检查,专家既无定论,民众更是不知如何是好了。
    孙老师作了个小手术,恢复顺利,姐妹相见不胜感慨,孙老师手术已经成功,主要的话题自然是关于乳癌的预防问题。她姐妹二人一在报社工作、信息灵通,一个平日多关心医学科普知识,自然都知道常说的防癌事项中涉及乳癌预防的有:控制脂肪饮食、少饮酒及产后应自行哺乳等。不过,其实她姐妹二人既不嗜好脂肪饮食、亦不喝酒,产后亦皆自行哺乳。因此二人对基因之说颇觉有理。几乎不约而同地想到她二人都各有一个“丫头”,当然,这两个丫头都还小,但也得让她们多多小心才好,是否应作相关基因检查?她二人也担心她们因此有了思想负担。
    晚餐时孙老师的丫头回来了,饭后两位长辈跟她说起:乳腺癌有家族遗传倾向,她今后亦宜多加注意,当然也不必过于担心,因为不一定有事。孰料这丫头说:她早已在网上悉知朱莉之事,並已知在国内亦可作此检查。不过她说:
    “查了若是阳性,不做手术心里必定不安,若做预防性手术,这手术比妈妈这次的治疗手术要大得多,那又何必呢?我想其实像妈这样定期检查、检查就可以了,万一有事,做个小手术就行了嘛”。
听了这丫头的话,孙老师姐妹俱表赞成,心想到年轻人思路清晰,确实应该如此理解。孙主任还不忘表扬她这侄女:
    “敏敏说得对,我家那个儍丫头只晓得读书”。
    “姨妈,佩琪姐姐早跟我讨论过了”。
    ……
    手术后一个月,孙老师又走上了讲台,勤奋如初,直到退休。
    退休后孙老师又应邀去老年大学讲授古诗词之课,工作依然勤奋。
    孙老师不止工作勤奋,复查亦是勤奋,不过年年复查,俱皆无事。
    老伴常劝曰:“勤芬,你好休息休息唻”。
    孙老师笑曰:“天佑勤奋之人”。

    杨医生曰:
    乳腺癌如今是妇女最高发的癌症。这故事里主角孙老师的姨妈三十年前死于死乳腺癌,有无治疗不详,她姐姐发现乳癌时已有转移,经手术、放疗、化疗、内分泌治疗保住了生命,但有些后遗症。孙老师发现得早、只做了个小手术便告治愈。足见早发现是治愈癌症的关键。而乳腺长在体表,只要有心,早发现不难。
    如今科技进步,已查出有些基因的变化,可导致乳腺癌发生,而这基因与遗传有关。故凡家族中、尤其“一级直系”亲属(父母、兄弟姐妹)中有患乳腺癌者,更应高度重视预防之事,虽不一定应作相关基因检查,但定期的防癌体检是不能疏忽的。
 

上一篇: 上海科技馆馆长的困惑:央视想买科... 下一篇: 冷却原子能造出强相互作用的量子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