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会员作品>>新作综览
【游记散文】开普顿与好望角
[2018-02-08 10:37:00]

 

【游记散文】

开普顿与好望角

杨秉辉

    开普顿是非洲大陆的最南端的城市,因为地处非洲之角,故称开普顿、英语Cape Town 即“海角城”之意。开普顿始建于1625年,是欧洲人在南部非洲最早的落脚点,故在欧洲裔非洲人中又称之为“母亲城”。开普顿人口约300万,为海角省省会,南非第二大城,金融和工商业中心,南非的立法首都。南非国体为欧美国家的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分立制。有趣的是“三权”的办事机构分散三地,这在欧美各国也属少有:主立法的议会设在开普顿、大法院在布隆方丹,而国家行政机构则设在比勒陀尼亚。这在我们的惯性思维里,可能觉得总会有所不便吧。不过他们是从地域上保证了三权分立,各办各的事,依法办事,互不相干。

    最先来到开普顿的是荷兰人,以后是英国人,在近400年的历程中,开普顿成了一个十分欧化的城市,其居民半数以上都有欧洲血统。我们到达开普顿时,适逢雨后天晴,空气清新,置身市中心的步行道圣乔治街时,只见街道两侧皆欧洲古典建筑,精品商店陈设琳琅满目,西人铜像之下,街头艺人弹唱,行人熙熙攘攘。让你感到完全是在欧洲、而且是在欧洲的一个繁荣而祥和的古城之中。

    去南非之前已知开普顿有桌山,是著名风景区。原以为大约在郊外甚远之处,不意下午入住宾馆之后,因已近黄昏,别无活动安排,遂出门闲逛,住处近一港湾,有众多船只停泊,正留神时,忽而雾散云开,见正北方有一大山,中国画画法中有“远山无足”之说,言画远处之山不必画山脚,因难清晰之故。然此山山顶却如刀削之平,“远山无头”确是已到桌山之前。于是赶紧取了速写簿来画桌山风景,不料忽而又云雾大作,要命的是,山下港湾中船只尚可分辨,而山顶却云遮雾绕,一削平的桌山特征尽失。当然画一直线并非难事,但我历来崇尚“写生必写实”既然山顶云雾缭绕,也只好如实画来。不过心中总有怏怏若失之感。次日清晨天气放晴,看山顶一马平川,赶紧再画了一幅桌山图。未几导游来,说起此事,导游曰:此桌山常见之情景,西人谓是“巨人以云雾给桌山铺台布”云云。心中窃喜,原来歪打正着,昨晚画下了桌山台布。可惜彼等不谙中国文化,不然取名“桌山云雾”,再另凑九项,作“开普顿十景”之一,岂不是好。

    是日乘缆车登桌山,山高1082米,山上无多长物,有一种如猫大小、灰色鼠类,名开普顿猫鼬,据说为桌山特有之物种。国家植物园在桌山南麓,据说其中有一种红色兰花,世所罕见,称为“桌山之傲”,惜未及前往参观。

    好望角在开普顿市南48公里处,是一个伸向大海的、长约4.8公里的、如鳄鱼爪样的地岬,现连同其附近西蒙斯顿部分地区共7680公顷土地,划为南非最大的自然保护区。保护区中多灌木林,林中可见旋角羚羊、山龙眼花等动植物。不过游客的兴趣却多在观看企鹅,该处之企鹅体型娇小,游客只能在观光台上观看,估计其体型或比家鹅大不了多少。它们似乎是被海水冲上沙滩,然后摇摇摆摆、跌跌爬爬慢慢地走向它们的小木屋,憨态可掬。

    好望角在非洲最南端,严格地说其东南的厄加勒斯角方为“最南”,不过它的名不见经传。好望角地岬自北而南,其西为大西洋,东为印度洋的福尔斯湾,故为两大洋交汇之处。进入保护区后换乘游览车至地岬博物馆,馆中介绍好望角的地理环境等知识,观后登地岬南行,至其末端,有观景台,“立一点而观两大洋”,人们要的大约便是这种感觉。我们造访时两大洋皆风平浪静,不过据说大西洋上常有风暴,15世纪大航海时代,葡萄牙人向东航行,探索去印度的航线,船经此处多遇风暴,故称此处为“风暴角”。及至15世纪末,新航线开辟,从东方运回大量黄金、香料、丝绸、珍宝,船过此处,沿非洲大陆西岸北上,即可望回归故土了,故又将此地改称好望角(Cape of Good Hope)。我们站在好望角的观景台上,果然“好望”,但见两大洋尽收眼底,浩瀚无边,由于视野极为开阔,极目远望,仔细体会,这天边、海面确非是一个“水平”线,因为地球是圆的,此种感觉在其他海边似不明确。

开普顿自然保护区之企鹅

好望角:图左为印度洋右为大西洋

 

上一篇: 声东击西,癌症的一些奇特表现 下一篇: 老年人的骨关节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