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会员作品>>新作综览
懒惰的癌
[2018-11-07 12:11:55]

 

懒惰的癌

杨秉辉

    提起癌症,常令人胆战心惊,因为癌症难治,后果严重,而且常常进展迅速,让人措手不及。难不难治是医生的事,但严重的后果是要病人承受的。后果严重的病不少,但若能进展缓慢,让医生徐徐图之,病人静心调养,等待科学进步,或许还有希望,至少病人在心理上还有些回旋的余地。癌症不但后果严重,多数进展迅速,加以一些文艺作品的宣染,于是人们“谈癌色变”。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癌症的治疗亦随之进步,治疗的效果改善,病人的生命得以延长。又由于诊断技术的进步,一些癌症能在早期被发现出来,确实有的癌症病人被治愈了。于是人们确信癌症不论早晚,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抓紧治疗。

    告诉人们癌症并非不治之症,癌症可治,癌症早期发现或有可能治愈,无疑都是对的。晚近有人倡导“癌症是慢性病”的理念,据说联合国下属的世界卫生组织亦有此说法,至少我国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发布的有关慢性病防控的文件中明确无误地将癌症也列入了其中。不过“癌症是慢性病”的说法须要有个正确的理解:急性白血病是一种血液系统的癌症,它的病名就告诉了你、它不是慢性病。绝大多数的癌症也不同于高血压、糖尿病那种可以从长计议,慢慢地治起来的慢性病。说癌症是慢性病的意义在于理解癌症在临床发作之前、往往有一个较长的逐步形成的过程,人们应该关注癌症的预防,防止它发作;癌症治疗后也有一个漫长的康复过程,人们应该努力防止它的复发。对于癌症的治疗,一般而言,确乎不能完全等同于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病的模式。

    不过,也有例外。先是医学解剖中发现:许多并非因癌症而死亡的老年男性的尸体中发现不少、甚至有说占70% 存在着前列腺癌。他们并非因前列腺癌而死亡,许多人生前并不知患有前列腺癌。这就让人们想到:这前列腺癌也许是不必治疗的。加以癌症的治疗如手术、放疗、化疗对人体的创伤较大,而且费用亦高。很有一些人士甚至怀疑起医生们治癌的目的来了。类似的情况是甲状腺癌,有人对成人因各种疾病、但不包括甲状腺癌、而由外科手术切下来的甲状腺,作仔细的病理切片研究,结果在其中发现了约1/3患有微小的甲状腺癌,这些癌结节甚至只1~2毫米直径,切片做得越细密,发现得越多。另一方面,许多甲状腺癌的病人手术切除后都能长期生存、或者说已经治愈。因此也令人想到,这些微小的甲状腺癌也许并不需要把它查出来切掉的......但是,若还要举其他的例子,怕是难了。

    癌症是一大类疾病。损害人类的健康是它们的共性,但它们之中也有的有一定的个性。某些前列腺癌、甲状腺癌在害人的行径方面确实表出一定的惰性,似乎不那么张牙舞爪。不过对于这事也不能过于乐观,因为它们终究与癌症同是“一类”疾病,它们也是癌,也是可能致命的癌。

    不错,或许70%的老年男性死者存在着没有发作的前列腺癌,但不表示前列腺癌都不发作,因为发作的被另行统计了,这里统计的是“并非因癌症而死亡的老年男性”。确实甲状腺癌手术切除后大多痊愈,但若是属于未分化癌,不彻底治疗,那就很有些麻烦了。怎么能推测也许可以不管它呢?

    人对世间万物的认识有一个过程,人们认识到癌症的危害经历了上百年的时间,如今看到了个别癌症的惰性,万不可以为“癌都是这样的懒虫”,而放松了对这类严重疾病应有的警惕,解决癌症问题的出路在于预防,也在于早发现、早治疗,争取最好的疗效。

    话又说回来了,对于前列腺癌、甲状腺癌确也需要有点特殊政策:对于前列腺癌,若患者为高龄老人,且无明确症状,确实不必急于手术、放疗、化疗,以免对老人的健康造成影响,但需密切观察、定期检查,若无变化便罢,若有发展或可考虑采用些内分泌(抗雄性激素)的治疗亦颇有效。即使对于相对而言尚较年轻者,若无明确症状,也可以密切观察、定期检查,若有发展再行治疗,即所谓“相机治疗”也未尝不可。对于甲状腺癌一旦发现,仍应作手术切除,并作病理切片检查,若为甲状腺乳头状癌、滤泡状癌(这是两种惰性的甲状腺癌,几占甲状腺癌的90%),手术切除基本上即可治愈。若为少数的甲状腺髓样癌、未分化癌,则术后可能还需作放射治疗等辅助治疗,而非“一切”了事,当然若是高龄体弱者又作别论。

    顺便提到的是如今超声技术被广泛用于甲状腺检查,查出许多人都患有甲状腺结节,这些“结节”绝大多数、95%以上都是良性的、并不是癌,即使是那不到5%的可能是甲状腺癌,因为甲状腺癌中90%为“惰性癌”,因此对于这些甲状腺结节,一般岁皆可以从容处置,大可不必紧张。但由于这些“结节”确也有恶性的可能,所以定期检查至为必要,如若“苗头不对”,可作穿刺取样作病理切片检查,确诊是癌,再手术不迟。

    凡事都有共性、也有个性,癌症当中竟然也有个别的“惰性癌”,对这些癌的正确认识,导致更合理的治疗,但不能推而广之,因为在癌症之中此类“懒惰分子”终是少数。

 

上一篇: “三减三健”防病保健康 下一篇: 【游记散文】圣保罗一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