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会员作品>>新作综览
【医学科普小说】后羿躬耕 续《故事新编》
[2021-03-15 10:03:29]

 

【医学科普小说】

后羿躬耕 续《故事新编》

原创 杨秉辉

    羿射死了老婆子的鸡,交付了5个炊饼、5株葱和一包甜辣酱作为赔偿,把死鸡塞进网兜里拿回家时,却发现嫦娥已经终于耐不住天天吃乌鸦酱的炸酱面,偷吃了羿的仙丹,飞升到广寒宫去了。看着一轮雪白的圆月挂在空中,其中还隐约出现楼台树木,羿从愤怒里动了杀机,拿射日弓连发了三箭,那月亮只抖了一抖,还是安然的悬着,发出和悦的更大的光辉,似乎毫无损伤。
    羿没法子了,走进屋里叹了口气,对使女们说,:“你们的太太莫非看得我老起来了……”
    羿忽然觉得他的肚子在咕咕的叫,他饿极了,于是吩咐赶紧做一盘辣子鸡、再烙5斤饼来,他又想到还欠老婆子5个饼,于是关照再多烙5个,明天一早让王升送去,取回那支抵押的箭。这年头人心不古,谁知这老婆子会不会以箭为凭,弄出什么事来?上回西村的老婆子明明是自己跌倒的,他恰好路过将她扶了起来,那婆子却硬说是他撞倒了她,还被讹去了2个饼哩。
    吃了辣子鸡和饼,又喝了些水,羿躺在了那张铺了脱了毛的豹皮褥子上,他想:莫非是真的老了,当年曾经射落过9个太阳……
    等到一觉醒来,早已经是日上三竿了。叫女乙、不应,叫女庚、也不应。叫了半天却只来了一个女辛,说是王升去给老婆子送炊饼去了,还不知回不回来,其余的人从管家赵富起,女乙、女庚等等,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都陆续地走了,还把家里稍为值点钱的东两也拿走了,说是充作“解散费”,伊阻拦不住。现如今只有伊对老爷忠心耿耿……
    羿听罢,叹了一口气,想到这些年来日子越过越艰难,他虽射落过9个太阳,得过一块射箭冠军的金牌,但是金牌不能当饭吃,当铺的掌柜还说是金的成色也不高。至于射落过9个太阳一事,至今仍有异议,有工程院的院士专家说是:“实在是应该收集太阳能加以利用的”。羿一家也就靠他狩猎为生,好在他的箭法好,几乎是百发百中,所以生活也还过得去。不过也正是因为他的箭法过于好了,这些年下来这方圆百里什么獐子啊、野兔啊、斑鸠啊一类的野物也已经实在难寻了。他们夫妇不过吃点乌鸦肉炸醤面,这些家人、使女还能有什么指望呢?自己的老婆都离开了,还能怪这些下人走了吗?
王升回来了,缴上赎回来的一支箭,也说要回家养老去了。羿听罢实在舍不得,这王升为人忠厚老实,而且原是他爸的跟班,便道:“王叔别走,只要我有一口饭吃,一定不让你饿着。”
    王升听罢,感动得老泪纵横,决定留下来,其实他孤寡一人,也别无去处。
    有心计的是女辛,伊劝羿挪个地方,另图发展,说是:树挪死、人挪活……
伊要帮羿重振家业,当然要个名份,需得到民政局去登个记。一番言语、几度温存,羿竟觉得也不必再找道士要仙丹吃了去追嫦娥了,就依女辛的安排行事罢。

    女辛成了羿的夫人,带着个老家人,三人晓行夜宿,一日来到一处地方,却是鸟语花香,蜂飞蝶舞,飞禽走兽成群。羿大喜,便落脚下来。询于土著之民,谓此地名为春申江,属申江县治理。
    羿每日猎获颇丰,衣食不愁,不到年把,女辛便给他生了个胖小子。
    羿所获猎之物过多,除赠邻里之外,便由王升制成腌渍或风干之物,悬于院内。渐渐有路人将消息传出,便有客商前来采购。所有称重、议价之事悉由女辛张罗,羿但管行猎,每晚有酒色之乐,自觉甚是辛福。
    有客商名王大头者,其人肥头胖脑,老鼠眼、黄狼须,年约50开外。因常来收些猎货。一来二去,便与羿及女辛也熟了。一日,说起如今之人丰衣足食,寻常之鸡鸭鱼肉已不足引起食欲,所食追求标新立异,越是罕见新奇之物越佳,而且口感讲究鲜嫩,感观追求刺激,风干、盐渍之物怎及当场宰杀来得新鲜、刺激?
    “羿大哥如能有珍禽异兽之鲜活者,弟当不吝高价。”王大头说
    “我一箭过去,封豕长蛇都是没命的了,何况这些小物?”羿说
    “需得张网、设套捕捉。”
    “我並无此等物件。”
    “无妨,我来提供,只要鲜活,多多益善。”
    王大头开出了要收购的鲜活商品有:孔雀、天鹅、大雁、白鹭、猫头鹰、穿山甲、果子狸、熊、鹿、狐、獾、蛇、蛙、山鸡、野兔、蝙蝠、土拨鼠……
    要鲜活的活物,羿正觉为难之时,女辛却一口承应了下来。
    王大头一走,羿便问女辛如何是好,女辛道:
    “这有何难?你有百步穿杨之功,取轻弓、用细箭,天上飞的射它的翅、地上走的击它的足,何愁不能活捉。”
    羿一听,宛如醍醐灌顶,抱住女辛直亲亲。

    从此这地方的飞禽走兽遭了大殃。羿家院中皆王大头送来之铁笼木匣,关着飞禽走兽,遍地污血便溺,悲鸣之声不断。邻人见了都说:作孽、作孽。王大头定期前来提货,女辛便只管收他的银子。
    有一阵子王大头没来,羿家院子里的存货更多了,笼子也不够用了。刚好羿也病了,发烧、无力、咳嗽、气喘,便在家将息。过了两天,女辛也是如此的病了。幸得王升烧茶煮水,百般侍候,十多天下来,二人病况方才好转。
    王大头还是没来。又过了一个多月,却来了一个后生,年约二十开外,进门便给羿叩了个头,羿忙扶起,问起缘由,后生称其仍是王大头之子,其父上月暴病而亡,特来相告。
    羿与女辛大惊,惊的不是王大头暴病而亡,而是其巧他二人其时亦病,便细问其父病况,竟是与他二人之病无异。王大头之子並称:如今县太爷已动公文告示禁止野物买卖,他家对门的小癞子打了两只山鸡,拿在手里叫卖,被捕快拿住,打了40大板,至今不能下床走动。
    活物没了去路,羿也刚刚大病复原,便不去打猎。闲暇无事,一日踱到申江县里,果见衙门口墙上贴有告示,凑过去一看,却是:

    申江县正堂告示:
    查自盘古氏开天辟地以来,神农伏羲教民耕种养殖,五谷丰登、六畜兴旺,民得丰衣足食,理应感念上苍之德。飞禽走兽亦属生灵之列,或翔于苍穹、或栖于山林,与我人类並不相犯。今有不良之徒,张网设套,捕捉杀戮,供人食用。其食者亦只在满足猎奇之心、夸耀之本,而非为生存之需也。然此类生灵惨遭涂炭,于心何忍?今查得本县有刁民经营此类活物供人食用有年,近闻有此营生者暴斃,此非天谴而何?本县奉皋陶大人喻令,颁《野生动物保护法》,永禁野物交易,违者重责不贷,切切此布。

    羿读过些书,粗识文理,知道这“天谴”之意,即上天之谴责。回想自己年轻之时能射落九个太阳是顺了天意,前些年连月亮也射不下了,乃是不顺天意之故,看来这天意难违。
    羿在街上闲逛,行至一处,却是伍连德医学堂,其门侧宣传栏处,有民众数人围观并议论说什么野物、疾病等语,便趋近观看,只见其上写道:
    吾人感风寒、暑热皆可生病,而染细菌、病毒者亦可生病,且此类疾病多有传染之性质、故谓之传染病。其实,鸟兽之类、凡生灵皆可有传染之病。唯彼居于深山野林之中,常自生自灭,无涉于人。若人猎食野物,则可将此类细菌、病毒引入人群,致人亦可患此类野物之病,即“人畜共病”之谓也。吾人欲避免此类疾病,即应不再猎食野物,今县衙颁《野生动物保护法》,名为野生动物保护,实乃保护吾人之健康也。
    羿看罢,觉得所言极是,下定决心不再打猎,回去与女辛说了,女辛也正在为闻得这次之病与杀戮生灵有关而自责。夫妻二人并家人王升决定多开垦些荒地,种植稻谷蔬菜,养些鸡鸭,躬行农耕生活,一家四口到也衣食无忧。
    羿每日忙于耕作,早己无意再提射日之事。忽一日,有好事者带一人前来造访,来人称其系申江县运动协会会长,其会下属射箭队,然多年不出成绩,无论如何总要请他出任射箭队总教练一职才好。羿推辞不过,去教练了几回,申江射箭队技艺大进,全国运动会上包揽了射箭金牌,俱大喜。

丁聪作  鲁迅小说插图
采自:  << 鲁迅小说全编>>  广西桂林  漓江出版社  1996


         

    杨秉辉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曾任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院长。多年来从事肝癌的临床研究工作,不仅在学术造诣上颇多建树,而且热心医学科学普及与健康教育工作,发表各类科普文章近千篇,获上海科普教育创新奖科普杰出人物奖,现兼任上海科普教育发展基金会院士专家顾问委员会成员、《“60岁开始读”科普教育丛书》顾问、上海市科普作家协会终身名誉理事长。

 

上一篇: 上海田子坊(钢笔淡彩画) 下一篇: 乘地铁之随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