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禹治疫 续《故事新编》
[2020-03-29 18:40:00]

 

大禹治疫 续《故事新编》

原创 杨秉辉    上海市科普作家协会

    舜爷之时洪水滔天,大学早已解散,连幼稚园也没有地方开。舜爷派鲧治水,鲧用湮的方法治了九年,什么效验也没有,被充军到羽山去了。接替他的、是他的儿子乳名叫作阿禹的,阿禹长得高大,百姓们都叫他大禹。禹用“导”的方法却是将这洪水给治住了,当然这其中有着许许多多的艰辛,“三过家门而不入”,公而忘私,堪称楷模。
    禹很能干,品行也好,可以称得上是德才兼备的干部,于是舜爷就把国家大事托了给他,自己待在家里管他那个不听话的儿子丹朱去了。
    禹不但善于治水,还善于治国。洪水退了之后,最重要的是恢复生产,GDP得搞上去,一个国家没有经济的基础,说什么都是空话。然后便是文化要发展,作为上层建筑的文化应该为经济基础服务。
    于是禹派人去到文化山上去请各位学者下山,用自己的专长为国家建设服务。不过响应者寥寥无几,大家觉得他们现在的生活挺好,奇肱国的飞车每个月送来面包、牛奶、鸡腿、牛排,口味甚佳、营养丰富。何况他们做的是学问,至高无上,与那些愚民们开荒种地全不搭界。到是当初坚持认为禹只是一条虫的鸟头先生,觉得要收集民间曲谱,待在这文化山哪里能收集得到,上回叫两个乡下人上来唱,据说还是“达人秀”的冠军、扭捏了大半天,唱的曲子也不过而而,所以他到愿意响应号召,下山去“深入生活”。
    鸟头先生每天下山走走,注意听那些山歌、民谣、小曲之类,还确有收获,已经出版了一本《山下之山歌集》。加以每日下山活动,亦觉筋骨舒畅,自信必定有益健康。
    一日鸟头先生正坐在长亭中将息,取出包中的可口可乐喝了两口,忽闻远处飘来歌声,其声苍老而悲凉,断断续续,仔细听来却是:
     “洪水己退兮山河重光,
    民生艰难兮还当自強,
    凡事预则立兮不预则废,
    大灾后必有疫兮宜早预防。”
    鸟头先生听罢,信是遇见了高人,赶紧循着歌声寻去,但见一老者须发皆白,在那里击节而歌,遂上前施礼道:
    “老丈在上,受小可一拜,适才听老丈唱道‘大灾之后必有疫’却是何解?”
    “凡遇灾情必定生态破坏、民皆赢弱,故易染疫也。”
    鸟头先生再拜,老者已飘然而去。
    望着老者道骨仙风的背影,鸟头先生愈信其所言,归来越想越觉此事关系天下苍生,深觉得自己肩头责任重大,赶紧写了陈条,概言其事,快递绐了皋陶大人。
    皋陶大人亦觉此事重要,当即禀报了禹,成立了防疫中心、简称为“埃泼谢”。皋陶大人觉得鸟头先生既有此见解便打算即任命其为“埃泼谢”主任,但鸟头先生生性放荡不羁,无意仕途,乃举荐文化山上的一位研究《神农本草》的学者充任。皋陶大人觉得从专业角度来讲这位学者也许更适合些,便即下了任命书,《神农本草》学者大喜过望,据说其官阶是属于厅级干部。
 
    过了不久,头上被打出乌青块的那乡下人,因为上回被推为民意代表见过大官,还得了几句嘉勉之词,这回乡里便又推他做代表来报官了。乌青块觉得这事义不容辞,赶了二三十里山路,到了文宗县县衙门口、击鼓,被传了进去,见厅堂之上一个大老爷端坐着,连忙爬下叩了个头。说是:他们乡下的左邻右舍都有人吐泻,他的一个兄弟也是吐泻不止,斜对门的霍老头子,就这门吐死掉了,乡亲们让他来请大老爷做主。
    县大老爷问道:“可是有人投毒?”
    “没有。”
    “可是有人前来寻仇?”
    “本地百姓历来与人无冤无仇。”
    县太爷得莫名其妙,惊堂木一拍,向那乡下人喝道:
    “历来诉讼寃有头、债有主,本县方好审问。你这是告的那门子状?给我打……”
    两边的衙役正要动手,身旁的师爷一看,连忙在老爷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老爷才改口道:
    “给我滾!”
    乌青块吓得半死,头上上回被打出乌青块的地方又隐隐地痛了起来,赶紧连滾带爬退了出来,回到乡下只说是大老爷体恤民情,正在想办法云云。
    过了半个月,乡下的病人越来越多,死人也越来越多,而且又传到城里,大街小巷哭声不断。又一天,县太爷家的老太爷也吐了起来,把个县太爷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到处乱转,忙传县里的名医胡半仙,差人去了半天只带回来一个后生,说是胡半仙之子胡小仙。胡小仙给县太爷叩了个头,说是:
    “家父蒙老父台见召,诚惶诚恐,唯家父亦染时疫,吐泻不止,卧病不起,命小可前来效力,尚乞老父台见谅。”说罢又叩了个头。
    县太爷听罢心里涼了半截,心想:你老子自己也病倒了,你这方子怎么能治得我老子的病?但又别无他法,也就只好将就了。
    到是师爷提醒:地方官护民有责,当初有乡民前来呈报之时,若予重视或不致如此,至少及时向上禀报亦少责任。县太爷听罢惊出一身冷汗,只好向师爷作了一揖,请师爷马上呈文,並务请多加遮掩。师爷当然心领神会,马上草就呈文,概述文宗县遭疫情况,又述县太爷如何、如何爱民如子,积极放粮施药等情,八百里快报送了出去。
    皋陶大人得报,急令“埃泼谢”大员前去考察,《神农本草》学者一干人遂到县里去看了一下,县太爷好生款待,酒饱饭足,临走之时又送了敬仪。学者们回报皋陶大人,大致是:确有其事,不过疮瘍小疾而己,可防可治,不会人传人。汇报毕,便又去做他们的什么《本草精华》、《本草新论》、《本草专述》、《本草概要》、《本草ABC》、《本草OK》去了。
 
    皋陶大人心中觉得不实在,面见禹,孰料禹已知此事,並告皋陶昔年治水奔走各地,知南方有一山因产吊钟兰花名世,故名钟兰山,山下有一名士,姓伍名连德、字星联,长于治疫,唯不知其肯否出山相助。皋陶大人决定亲自前往相邀,伍氏感其诚,当即随同前来勘查。
    伍氏携学员二人,走遍疫区作了实地调查,谓是此疫之病名为“霍乱”,乃细菌造成。病者呕吐、便溺之秽物中皆含此菌,若污染水源或食物,人食之即受传染而发病。故为制止传染,病者吐泻之物皆需埋入远离水源之深坑,所有饮水与食物皆需烧开、煮熟方可饮用,进食之前食具及双手皆需洗净,还需防蝇、灭蝇等等,如是则可防止传染。病者需俟其不吐之时,令饮盐开水、糖开水,庶有可救之望。
    又据伍氏谓:奇肱国等已有人研制疫苗,若成,以细管之针将其药注射入人体,则人即可免染此疾,又有研制抗菌素者,令病者服之即愈。不过眼下只能“土法上马”,如能严格实行,亦能有效,三四个月可望克服此疫。
    皋陶大人依计,严令州县执行,果然不出两月,疫情大敛,又两月幸存病者逐步康复。万民歌颂伍氏恩德,禹乃封伍连德为大学士,掌管全国防疫之事。
    却说文宗县此疫灾情严重,劳动力损失许多,庄稼欠收,禹虽从其他州县调拨支援,然终非长久之计,乃号召灾区民众生产自救。其法之一为多种红薯,此物易长、产量甚高,最宜度荒。文宗县大面积种植,竟至自给有余、多有堆积。
    一日文宗县县太爷正在花厅与到访的文化山上蓄着八字胡子的伏羲朝小品文学家谈论文学,签押房忽送进一角火封公文,县太爷赶紧拆开一看,立马面色发白,原来是皋陶大人办公厅发来,指其在此次大疫之中延误防疫时机在前,而又文过饰非于后,以致所辖地界成为此疫之重灾区,黎民死者无算,即着免去县令之职,俟新令到时即时交割,不得有误。又姑念其为官多年,家中老小尚需瞻养,着调任文宗县红薯公司营销科科长效力……
    伏羲朝小品文学家见状情知不妙,立即告辞。走出县衙吟道:
    “吾尝登希马拉雅山巅,山风浩浩,白雪皑皑,洪水退矣,耗子眠矣,金价涨矣,红薯多矣,没有法子,哈哈哈……”
    “硼”的一声,小品文学家的头撞在了电线杆上。

    转载自医学科普与文艺创作

 


 

    杨秉辉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曾任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院长。多年来从事肝癌的临床研究工作,不仅在学术造诣上颇多建树,而且热心医学科学普及与健康教育工作,发表各类科普文章近千篇,获上海科普教育创新奖科普杰出人物奖,现兼任上海科普教育发展基金会院士专家顾问委员会成员、《“60岁开始读”科普教育丛书》顾问、上海市科普作家协会终身名誉理事长。

     

上一篇: 负压救护车:疫情救治有了... 下一篇: “非典”留下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