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医生援鄂日记 | 武汉,爱你!上海,爱你!中国,爱你
[2020-02-07 15:45:49]

 

查医生援鄂日记 | 武汉,爱你!上海,爱你!中国,爱你!

仁济医院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    上海市科普作家协会 

    新年第一天,全国第一支援鄂医疗队——上海医疗队奔赴驰援防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第一线。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医疗小组也随队抵达武汉,仁济医院呼吸科专家查琼芳医生便是其中一员。在抗疫前线,紧张繁忙的援助工作中之余,她每天用讯飞语音发回一段日记,第一时间真实反映抗疫工作中的感人故事、人物、思考,由仁济医院党委宣传处整理成文。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将不定期节选,供读者阅读。

      第八天:  我们带着任务来,更要保护好自己

    2月1日,援鄂第八天,武汉的天气晴转多云。今天是彻底休息的一天,我可以放松一下心情,活动一下僵硬的关节。

    我在酒店房间里来回踱步,活动活动筋骨:从门口走到窗口沙发处的距离,步子大点十三步,小点十五步。因为距离太近,跳操是跳不动了,来回活动头有点晕。但目前只有在房间里活动不需要带口罩,出了房间门,哪怕在酒店行走都需要带口罩。为了不浪费我们的口罩,我还是选择宅在房间。

    今天上海市卫健委紧急调拨的医用防护用品将送达。昨天朋友圈的一封“求援信”引发了大家的关注,很多朋友为我们的工作担忧,纷纷联系我,要为我们提供援助。实际上,这是一则不实消息。按照郑军华领队的要求,我们上海医疗队采取了最高级别的防护等级,尤其是进入污染区的医护人员,对防护用品的需求更大,所以我们比较缺物资,所幸上海市马上就给我们送来了物资,解决了我们的燃眉之急。我们带着任务来,更要保护好自己。医护人员安全了,才能给病人开展一系列救治措施。

    下午,三楼医生群发布了一个消息:在防护措施到位的情况下,第一例气管插管成功完成了。后续的ECMO(即体外膜肺氧合)技术也即将上位。群里在呼唤熟悉ECMO操作的护士。我们仁济医院监护室护士吴文三是一名具有丰富经验的ECMO带教老师。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将面临更繁忙的工作任务。

    我今天早上在餐厅碰到他,看到他已是一脸憔悴。昨天是他值夜班,现在夜班回来,短短几天,他已经工作了四十个小时。他说已经接到电话晚上要去加班做特护管ECMO病人了。这意味着他要连续上两个高强度的夜班。对于他的忙碌与憔悴,我感同身受。后续他还会很忙。真希望他在坚持工作的同时,也要注意好自己的身体!

    今天其实也是奉贤区中心医院的蒋惠佳老师的生日。晚上7点,休息的医护人员在酒店餐厅为她庆祝生日,大家一起分享了她的生日蛋糕,陪她度过了一个难忘的生日。借用队长助理张明明老师的一句话:“虽然没有篝火,但我们可以用手机为她照亮整个夜晚;虽然没有动人的音乐,我们的歌声就是那最美的音符。”

    病毒无情人有情,我们第一批医疗队是一个温暖的集体,有一心为队员着想的领队,有永远冲在第一线的组长,有认真工作的医护人员,有认真负责的后勤保障老师......在病毒面前,我们无所畏惧。

      第九天:  知难而进,完成首例插管和ECMO

    20200202,是个充满爱意的对称日:武汉,爱你!上海,爱你!中国,爱你!今天是援鄂第九天,天灰蒙蒙的,下起了小雨,但我的心依旧热忱忱。

    昨天陈德昌主任带着我们队几位ICU的专家,在隔离病房坚持了几个小时,完成了上海医疗队在武汉的首次气管插管和首例ECMO(即体外膜肺氧合)操作,我深深地为上海医疗队感到自豪!

    做完ECMO的病人对医护人员有更高的防护要求:所有人进入隔离病房都必须带上护目镜。
 

    我们组昨天又转来了一个危重症的新冠肺炎病人,才44岁,但病情很重。主任表示,如果病人病情有变化,需要插管,通知他,他来插管。作为我们三楼重症组的副组长,主任一直都在身先垂范!

    今天查房班,在防护物资相对紧张的时候,我的任务是协助白班的医生完成文书工作,不用进隔离病房。病房的环境越来越干净,墙上贴了很多操作流程和联系电话,方便大家及时沟通和规范操作。隔离病房和医生办公室也可以通过手机联系,这样病房里的信息随时能通过微信以图片的形式发出来,减少了医生穿脱防护服的次数,有效减少了资源的浪费,病人的病情变化也随时能够直观的传送出来。方便大家群策群力,因为集体的智慧是无限的。

    下午在我们第一组小组群里又有了一个消息:我们的19床患者因为疾病而烦躁,扯掉了自己呼吸机的面罩,并且一把抓住护士的隔离服。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如果防护服被撕破,医生暴露于污染区,极有可能也会被传染。庆幸的是,今天护理他的是位男护士,体魄比较健壮,同时由于病人生病时间长,没有多少力气,也幸亏护士穿的黄色隔离服质量比较好,最终没有发生意外。后来六名医护人员及时去帮忙,才让他安静下来。

    确实,在ICU的病人很多会有疼痛、焦虑、躁动或者睡眠障碍等心理障碍。前几天,这个病人就表现出了焦虑和躁动,我们也给他用了抗焦虑和镇静的药物,但因为病情的变化,血压下降,就减少了剂量,万万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接下来我们需要跟小组ICU的汪伟老师好好学习关于ICU镇痛和镇静治疗,以缓解病人接受治疗时的焦虑症状。我们需要考虑一个安全的用药方法,既不能影响病人的呼吸和血压,又要保护我们医护人员的自身安全。毕竟是传染病房,这份挑战着实考验着我们所有人。

 

上一篇: 改掉共餐的习惯,是时候了 下一篇: 中国科技志愿者助力国际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