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孩子的医学科普】新型冠状病毒是什么?
[2020-02-07 17:10:48]

 

【写给孩子的医学科普】新型冠状病毒是什么?

原创 薄三郎     上海市科普作家协会

    这注定是个不寻常春节,没有人会怀疑。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疫情,成为牵涉全国人民的“大事件”。

    在这个鼠年新春,人们很少串门走动,居家少动成了标配动作。口罩成为出门必备,洗手消毒的观念也是深入人心。关于这场疫情,懵懂的孩子会记得多少?多年以后,当他们长大成人时,是否记得2020的鼠年新春为何那么特殊?

    居家时间多,我和小薄聊了聊。

    “你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大事吗?”我以为这家伙没心没肺,回答不出什么来。没想到,他一字一句地说,“嗯。就是武汉...肺炎...重疾。”

    我又问,“为什么会发生这个情况?”他好像知道个大概,对我说到,“就是冠状病毒。”看来,他还是从家里的电视机、大人的言谈里,抓取到了关键词。

    “爸爸,冠状病毒是什么呀?”他倒是反过来问我了。

    “呃......就是把这个病毒切开来,看着像一顶王冠。”我差点被问住,一时间只能简单地这样解释。

    “哇塞。那它一定是病毒王国里的皇冠了,那很厉害呀。”真没想到,小薄会这样联想。

    “只是它的样子像王冠。不过,在引起肺炎的病毒里,它的确可以称王了。”我接着他的话头说到。

    “小薄,要不爸爸给你写个故事吧,就像你最近看的《戴小桥和他的哥们儿》系列那种。”他最近挺迷这套童书,我也觉得很好看。

    “你能写得像梅子涵那么搞笑吗?”梅子涵是这套书的作者。小薄要求不低呀!这是在提要求,还是觉得我没这本事?

    “可能没那么搞笑,但我愿意尝试一下。”我继续表态。

    “噢,那好吧。不过,病毒太可怕了,我不敢读。”小薄有点儿担心。

    最近一直在刷这场疫情的各种资讯,感觉都是适合大人看的各类资讯,仿佛与孩子们无关似的。趁着春节休息,居家确实时间较多,我就写着试试,对涉及到这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小事儿,尝试着用简单、易懂、可读的字句,写给我的小薄,写给孩子们。

    得首先承认,这种文章确实很难写。如有错误、疏漏,请多指正。

    下面就是我尝试的第一篇:新型冠状病毒是什么。

新型冠状病毒是什么?

文/薄三郎

    大家好,我是冠状病毒,而且是新型的。我对你们人类十分不友好,你们把我叫做敌人也无妨。准确地说,我的名字是“2019新型冠状病毒”,如果非要有个代号的话,那你就记住“2019-nCoV”吧。

    都2020年了,我的名字里为什么会有“2019”?你没猜错,我的出道时间就在2019年12月初,地点是中国武汉。再具体点说,起家造反的信息,有待确证。

    你们人类好像一直流传着“人生终极三问”。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如果换做我们病毒的“毒生终极三问”,确实有点一言难尽。

    我是谁?我属于冠状病毒这个家族,我的前辈众多。有的前辈只是让你们感冒,一周左右就康复了。有的前辈可是狠角色,能够引起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和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至于我嘛,还记得我的代号吗?2019-nCoV。我可是以前从未在人体中发现的冠状病毒新毒株。

    我从哪里来?我刚才已经透露了。不过,我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我也说不清楚,就留待你们人类去解谜吧。我要到哪里去?我说不清楚。但是,最有可能的结局是,我遭遇一场饱和式精准打击,在这世间没有了落脚点。

    可眼下,我让你们忙得焦头烂额。你们已经把我当做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真不好意思,在这个鼠年的春节里,我肯定比老鼠还讨厌千万倍。

    不过,我其实非常低调。我们潜滋暗长,做坏事从不留名。一开始,我悄悄地小规模袭扰你们,没想到你们人类的肺脏真是一块天然良田。怎么说呢?就像是一不小心掉进蜜罐里了,真是甜蜜极了。在尝到甜头后,我的同伙们没刹住车,真是一点感情都不讲,一点情面都不给。

    “复制、复制、复制,传播、传播、传播......”我的同伙们喊着号子。没错,复制就是我们存在的唯一目的。你们人类,不过是我新开发的复制处女地罢了。

    我和你们人类格格不入。你们一日三餐,还要睡觉休息。就连孩子们,还有一个寒假可以过。我们可是不知疲倦,一点休息都不要,全天无休,不知疲倦。如果借一个成语来形容的话,那就是“日夜兼程”。

    怎么样,我是不是很神秘呀?

    不过,你们人类的科学家真不是吃素的。你们很快就找到了我的真身,就是下面这幅模样了。我圆滚滚的,表面有许多凸起。看上去,是不和国王头顶上的王冠有点像呢?

    你们人类确实挺会起名字的,中国人把我叫做“冠状病毒”。外国人给我的英文名字是Coronavirus,简称就是CoV。翻译过来的话,也有王冠这个意思。

    在你们人类发明的电子显微镜下,我无处遁形。像图片里这种模样,是从1例被我感染的病人身上的分离出的。我个头不大,直径只有100纳米。我小得微乎其微其微其微......让我给你打给比方吧。如果把我放在一颗足球上,你得把这颗足球放大到月亮这么大,才能瞧见我身上的凸起。

    我只有一层简单的外壳,里面包裹着几个基因。和你们人类相比,我真是这个世界上最简单纯粹的存在了。我强调一下哦,我们病毒根本没有“活着”这种概念。你们人类早就说过,病毒根本不能算生命。我们的“活法”谁都学不来。我们没有的东西,就从你们人类细胞里抢呀夺呀,然后复制一个新的我,偶尔还把自己乔装打扮一番,来个美颜。

    哈哈,我也得承认,我的恶劣表现确实就像黑暗王者一样,横冲直撞地搞破坏,肆无忌惮!

    我为什么死死盯着你们人类的细胞不放呢?小小的我,为什么把人体搅得天翻地覆呢?我这么简单,为何有让你们胆战心惊的本事呢?先剧透一下,我身上的这些凸起,正是侵占细胞的关键利器噢。

    咱们下回聊。


    本文作者为上海市科普作家协会理事,长海医院副主任医师。

 

上一篇: 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编辑在... 下一篇: 科技抗疫“日记”| 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