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会员作品>>新作综览
克隆肉,难过“口舌”关
[2015-12-19 10:25:39]

    作者:记者 胡珉琦 袁一雪  来源:《中国科学报》(2015-12-18 第4版 真相)



   

    在科幻小说中被“兴起”“颠覆”无数次的克隆时代似乎正在以不可逆的姿态,跨过未来,来到今日——克隆工厂在我国天津成立,克隆牛将大规模生产,这为人类提供了肉类的同时还带来了什么?

    早在克隆技术的关键原理——DNA分子结构被科学家发现之前,科幻小说中就出现过“克隆人”的桥段,那时作家对于克隆技术的想象充满憧憬。然而,随着克隆技术的完善,人类对这一技术好感并没有增加,反而出现了抵抗情绪。但这已经无法阻止克隆技术的进步。
    近日,有媒体报道,英科博雅基因科技(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雅公司)与天津开发区管委会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使全球最大“克隆工厂”落户当地。
    报道中提到,克隆工厂第一期投资达到2亿元人民币,总投资30亿元——将拥有全球最大的动物克隆实验室流水线、最高标准的克隆动物中心、生物多样性基因资源库以及科教展示中心。工厂从事的项目包括优质工具犬、宠物犬、非人灵长类、优质肉牛、顶级赛马等动物的克隆业务,加速实现克隆技术在现代畜牧品种改良中的应用以及特殊疾病模式动物的提供。
    而伴随着殷切期待而来的是围绕克隆技术从未停歇的争议之声。早在2005年3月8日,第59届联合国大会通过投票表决批准了联大法律委员会通过的《联合国关于人类克隆宣言》,呼吁成员国禁止一切形式的人类克隆,包括为研究胚胎干细胞而进行的治疗性克隆。宣言的主体内容是一项由洪都拉斯提交的议案,要求联合国所有成员国禁止任何形式的人类克隆,“只要这种做法违反人类尊严和保护人的生命原则”,并要求各国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在应用生命科学方面充分保护人类生命。
    虽然该《宣言》以84票通过,但是包括中国在内的34个国家和地区投出反对票。他们认为,应该把生殖性克隆即培育克隆人和治疗性克隆即对人类胚胎干细胞的克隆研究进行区分。如果禁止治疗性克隆,全球大约有1亿的老年痴呆症、癌症、糖尿病和脊髓疾病患者将失去治愈的希望。
    如今10年过去了,全球最大的克隆工厂将于2016年初投入使用,质疑声依然。

    问题一 为什么要选择牛?

    对于公众来说,刚刚才理解“转基因”概念,现在又要头痛“克隆肉”如何选择。那么,克隆与转基因是何关系?克隆牛肉与普通牛肉相比有什么异同,是不是属于人造肉?
    北大博雅控股集团董事长许晓椿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克隆技术与转基因完全不同。后者是将人工分离和修饰过的基因导入到生物体基因组中,引起生物体的性状的可遗传的修饰。前者则是生物体通过体细胞进行的无性繁殖以及由无性繁殖形成的基因型完全相同的后代个体组成的种群。
    至于克隆肉是否安全,早在2001年开始,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就着手对克隆动物的安全性进行研究,并在全球范围内对克隆动物进行了数百次的实验。FDA在其报告中称,克隆的牛、猪和山羊的肉和奶“与我们平日食用的一样安全”,从营养角度看,其所含的维生素、矿物质、蛋白质、氨基酸、脂肪等与按传统方式繁殖的同类没有什么不同,它们的肉和人们今天食用的肉也没什么两样。
   “目前,英国也得出了与FDA类似的结论,认为克隆肉安全,而日本也出台了与FDA类似的法规,允许克隆牛肉上市,且不需要再贴克隆肉标签。”许晓椿说。
    而在众多可供人类食用的肉类中,博雅公司选择了牛进行克隆。“因为目前中国的牛肉品质相对落后,但是需求量却在不断增加。所以通过克隆技术可以快速地建立优质的种牛群,提升中国的牛肉品质。”许晓椿认为。因此,博雅公司选择当今世界公认的品质最优秀的良种肉牛——和牛,以及韩国人颇为推崇的韩牛,作为种牛进行克隆。克隆后的小牛依然作为种牛,其第二代才作为肉牛在市场中销售。

    问题二 100万头牛胚胎=100万头牛?

    在博雅公司提供给媒体的资料中可以看到,克隆工厂在1期将实现每年生产10万头顶级优良牛胚胎,2期工程将增加至100万头顶级优良牛胚胎。对于销路,许晓椿并不担心,因为在他看来,在国内市场巨大缺口下,克隆工厂的产量只是肉牛寻求量的千分之几。
    国家肉牛牦牛产业技术体系首席专家、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曹兵海认同目前我国牛肉市场存在缺口,“以前我国光肉牛的数量就将近1个亿,现在数量减少了,包括肉牛、奶牛、种牛等加起来也只有大约8500万头,其中肉牛大约6500万头。从微观上解释,我国母牛的数量减少;从宏观看,则是农村的养牛人去大城市打工,导致农村养牛量下降。”曹兵海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但是,即便如此,克隆牛商品化的市场前景堪忧,因为我国市场并不需要。”
    为了应对种牛市场需求,目前也只有少数种牛场采取超数排卵技术。这是指在种母牛发情周期内,按照一定的剂量和程序,注射外源性激素或活性物质,使卵巢比自然状态下生长成熟和排出更多的卵子。“我们选择优质的种母牛,利用超数排卵技术一次性排出多枚卵子,再与优质的种公牛精子相配,形成受精卵,冲取出来,即胚胎。然后再从中挑选那些优质的胚胎,放入其他母牛的子宫中,也就是借腹怀胎或代孕,能多生产优质种牛。”曹兵海解释道。
    之后再经历260天~290天的“孕期”,每头“代孕”的母牛会产下一头小牛。“如果按照自然繁育的方式,我们本来只能通过优质种牛得到一头小牛,而通过这项技术一年可以获得七八十头优质的小牛。”曹兵海说道。这足以满足我国对种牛的需求。
    在曹兵海看来,超排技术在我国已经相当成熟,优质胚胎有的是,缺的是市场和代孕的母牛。因为母牛只能用于繁衍小牛,而无法宰杀产肉或者成为奶牛,因此养殖费时费力、投入资金大。“目前,我国规模较大的养殖场大约有5000头母牛,拥有2000头左右的稍多些,但这样规模的养殖场在全国不超过20家。”曹兵海介绍道。与人类生育类似,母牛每次生育后也需要有人照顾,清洗子宫,还需要有专人照顾小牛,所以2000头母牛的养殖场,工作量已经相当可观。
    因此,曹兵海认为,每年生产100万头优质牛的胚胎并非难事,但是若想将其在一年内通过100万头“代孕”母牛,变成100万头小牛,并不现实。

    问题三 和牛、韩牛比本地黄牛好吗?

    如果抛开数量不谈,只比较牛的品种,是不是真的“外来的牛更美味”?
    黄牛是我国土生土长的普通牛种,从古至今它都承担着耕地、拉车的繁重劳动,并为人类提供肉类和皮革。目前我国有67个品种,代表性品种有秦川牛、南阳牛、鲁西牛、晋南牛和延边牛等。和牛被日本人“奉为上宾”,精心的饲养也让和牛的肉多汁细嫩、肌肉脂肪中饱和脂肪酸含量很低,风味独特;韩牛则与我国的延边黄牛同源同种,与和牛在日本的地位一样,深受韩国人欢迎。
    作为肉牛专家,曹兵海对和牛、韩牛也进行过专业研究。“韩牛与和牛都曾经作为耕牛,如果按照雪花肉为标准判别好坏,那么现在我国六七十个地方品种的黄牛都出产了雪花牛肉。”
    更重要的是,与外来的肉牛品种相比,土生土长的黄牛在饲养时容易管理,耐粗饲料,肉的风味也比较好。适合各地农户养殖。“现在,很多地方都在开发本地的鸡鸭牛等,这是中国物种的生命力,也是市场的需求。”曹兵海认为。在美国,市场上80%以上的母牛来自于散户所养,而非大型的养殖场。
   “近两年,我国农业部推出政策加大了对黄牛保种育种的扶持力度,前几天刚新认证了两家本地黄牛种质资源场,这是对牛种认识和重视的新变化、风向标。”曹兵海表示。

    问题四 克隆其他动物有价值吗?

    虽然克隆动物的行为本身也受到伦理方面的质疑,但是为了再次拥有爱宠,也有人选择克隆的方式。早在2001年12月22日,美国得克萨斯州一所生物实验室就繁殖了世界上首只克隆猫,这让热切期待宠物永远陪伴主人身边的人们看到了希望。不过,也有人因此而放弃了克隆事业。
    创立了生物技术公司BioArts,且克隆了世界上第一条宠物犬的美国人罗·霍索恩在多年后接受国外媒体采访时表示,将放弃克隆事业。他的理由是,克隆宠物的花费高昂,更重要的是,每成功克隆一只宠物,会用到大约80只其他的狗,这将给它们带去伤害。
    而这对于那些需要依靠纯正血统的动物来说,克隆虽然保证了其血统,但却带来了另外的问题。针对克隆工厂将克隆顶级赛马的项目,国家马业传媒中心近日就发文指出,国际赛马十分注重血统及DNA登记,按照程序,每一匹马都应建立完整的谱系。与国际化的管理方式一致,目前在中国的纯血马登记管理规则中,采用人工授精或者胚胎移植等非自然交配生产的幼驹是不具备登记资格的。除此之外,根据国际赛马目前的规则,任何形式的人工辅助生育的马匹都不准许参赛,包括克隆马。
    而且,要想成为一匹优秀的赛马,遗传基因只是其成功的先天条件,它不能取代后天的科学训练,与骑师的合作。
    至于将模式动物即应用于实验的动物,通过克隆获取,似乎是“克隆技术比较有价值和需求的体现”。广西大学动物科学技术学院动物遗传育种与繁殖教授石德顺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在研究过程中,实验动物的个体差异可能影响实验结果的精确性和可靠性,因此,如果实验动物在繁殖中,能保证每只实验动物遗传学上的均质性,就可能避免这样的问题。“从理论上来说,克隆动物的遗传背景是一样的,更有利于对比实验。”石德顺说。
    另一方面,对转基因实验动物模型的体细胞克隆,可以大大简化基因修饰动物的生产方式。比如,若想要得到转基因的动物模型,可以避免通过成本高、周期长、效率较低的胚胎细胞来制作,而是通过克隆技术,让体细胞在体外环境完成各种基因改造,阳性细胞筛选完成后再用于核移植。

    问题五 克隆野生动物就能保持生物多样性?

    克隆工厂肩负的诸多任务中,挽救已灭绝动物或者濒临灭绝的动物也是其中之一。不过,克隆这些动物的一个先决条件,是要获得它们的DNA。这对于还处于存活状态的濒危动物来说并不难,但是,对于已灭绝的动物来说难度非常大。
    例如,目前已发现的猛犸象遗骸含有保存完好的骨髓或者体内有部分血液以液态形式保存了下来,但从中提取的DNA很可能已经过了半衰期而半数降解或大部分降解,无法用于克隆。
    而针对濒危动物,中科院动物所教授、生物多样性保护专家汪松认为,这对保护而言意义不大。“所谓的生物群落、濒危动植物物种都是指的野生物种,人工繁殖和野生物种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他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生物多样性保护包括三个层次的内容,物种多样性、生态系统多样性和遗传多样性。即便克隆可以保存某个物种,但要使它保持进化潜力,必须要有一个群体作为支撑,而无性繁殖是无法创造出一个特征丰富的群体的,也就是说,它无法实现遗传的多样性。更何况,野生动物保护最根本的方法是维护其栖息地,这才能保证生态系统的多样性。
    有动保人士甚至担心,克隆技术的推广会降低人们对珍稀野生动物栖息地保护重要性的认识。一旦珍稀动物的数量开始人为增多,市场需求也会因此被带动起来。

 

   1998年7月23日,由日本、英国、美国等国研究人员组成的研究小组,用成年鼠的体细胞培育出三代共50多只克隆鼠。这是人类第一次克隆动物成功。

    这是2015年9月15日在北京农学院的试验基地拍摄的克隆牛“妞妞”和第二代“转基因小牛”。

     2014年6月22日,对我国体细胞克隆技术发展产生重大影响的世界首批成年体细胞克隆山羊“阳阳”戴着花环,在陕西杨凌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克隆动物基地迎来了14岁生日。

    诺托和卡加,这两头母牛是在1998年被成功克隆的,随后克隆了数千头母牛,这是日本克隆技术上的最大成果,这项技术也为其他克隆技术生产出更好的肉质和牛奶作出巨大贡献。
 

上一篇: 科普在读者渴望的第一时间——卞毓... 下一篇: 科普散文:写给臭氧层的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