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会员作品>>新作综览
【医学科普小说】工程师生了三次大肠癌
[2018-05-28 12:38:14]

 

【医学科普小说】

工程师生了三次大肠癌

杨秉辉

    李经良、李工程师,江苏无锡人氏,任职于一家大型机械工厂,技术精良犹如其名,工作中多有革新创造,因此多年评为先進工作者,每获嘉奖。

    李工虽已年过50,但血压、血脂、血糖俱皆正常。头发虽稍花白,体态则犹挺拔,常穿一件灰色夹克衫配牛仔裤,戴一付半框眼镜,颇显秀气而干练。

    李工数年前曾有一次因大便出血,就医作肠镜检查,发现结肠内有两枚息肉,随即在肠镜下摘除,病理切片检查诊断为“大肠腺瘤性息肉病”。医生告知:息肉虽为良性疾病,但此种“腺瘤性息肉病”常有家族遗传倾向,故应称为“家族性大肠腺瘤性息肉症”,其兄弟姐妹皆宜检查,此病並有较高的、约50%的癌变率,恶变为肠癌,故应定期检查,以策安全。

    医生又问起其父母之健康情况,李工颇感吃惊:因其父确在十余年前死于肠癌,则是应了“家族遗传”之说。李工归来即说与其兄妹,概言应作肠镜检查之事。

    却说李工程师之兄名李经明,师范大学毕业后,分配在内地一省会城市任中学教师。李老师为人师表,教学认真,几乎年年“先进”,並晉升为语文特级教师,担任语文教学组长。李老师虽得李工电话,但教学任务繁重,並未介意,亦未检查。不料半年之后果真有便血症状出现,想起其弟之说,赶紧就医检查,果然亦在大肠中发现息肉,摘除化验亦是“大肠腺瘤性息肉病”。乃告医生,其弟亦有此病。医生遂称此为“家族性大肠腺瘤性息肉症”,需定期检查。

    起初李老师亦曾定期复查,唯觉肠镜检查颇多不适,在连续几年检查並无变化之后,又觉既无出血症状,亦无其他不适,乃以为是:“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却又何苦?故对作肠镜检查一事有了放松之想。不过李老师终究亦是高层知识人士,又觉似乎不宜自作主张。正在犹豫间,忽然想到有一学生,医科院校毕业后即分配在本地一大医院做外科医生,乃找出校友名册、找到其电话。寒暄两句之后便在电话中问道:

    “为预访肠癌,有无作肠镜之外的检查方法?”

    该医师忽接到中学老师之讨教电话,颇有些诚惶诚恐之感。知老师所询之事乃是预防肠癌之法,且老师已有限定:除肠镜之外。乃答道:

    “可查粪便隐血试验及作肿瘤标志CEA(癌胚抗原)检查,若有问题再作肠镜检查”。此说大合李老师之意,心中颇喜,觉得既有此法为何每年要作肠镜检查?便又追问:

    “是否每年皆应作肠镜检查?”

   “那到不必,每5年作一次即可”。

    这医生说的也不错,不过是对一般民众而言的防癌检查要求,他並不知道李老师是家族性大肠腺瘤性息肉症的患者,李老师也没说。

     李老师问罢心定,每年作一次粪便隐血及CEA检查。

    第三年检查粪便隐血呈阳性,李老师一惊,赶紧拨电话给他的高足。

    适巧该医师刚进手术室,准备更衣、洗手,为今日拟作之手术作准备,忽接老师电话,知是为粪便隐血阳性之事,便问他老师:CEA检查数据如何?回说:正常。此时该医师见其主任亦已为该手术之事到达,便不再多问,乃安慰老师:无需紧张,有许多情况皆可出现粪便隐血试验阳性,若CEA正常,谅必无事……

    李老师深信其言,果然无事。次年检查亦复如故,仍无事。


 

    又一年,一日李老师忽感左下腹隐痛,但不久即自行缓解,並未介意。其后虽常有此种症状发作,但李老师觉得並无便血,应无大碍。

    如此两月后,一日腹痛甚剧,送医院急诊,诊断为“急性肠梗阻,肠癌可能”。急诊手术,证实为乙状结肠癌、肠梗阻,切除了肠癌,缓解了肠梗阻。病情稍定,作肝脏超声检查发现肝脏已有多发性转移病灶,再作了肝脏介入治疗,病情始得控制。

    消息传到李工程师这边,李工吃惊不小,想到自己也已有两、三年未作肠镜检查了,赶紧去了医院,要求作肠镜检查。接诊医师告之可以作“无痛肠镜检查”,即在麻醉的情况下完成肠镜检查,李工大喜。肠镜检查前麻醉医师给李工注射了一支药物,片刻,李工已经安然入睡。待醒,医生告之:全结肠皆己查到,共发现有三枚息肉,皆已在镜下摘除,送病理切片检查了。李工称谢而去。

    一周后,病理检查报告称:. 三枚息肉中有一枚顶部有癌变,但未涉及基部。

    李工得此报告亦惊亦喜,惊的是已经有癌变,即自己已经生肠癌了。喜的是医生告知,此为早期癌变,既已摘除,可以无需其他处理,但需继续密切观察。

   李工之妹远嫁他乡,后随夫君出国定居。初得李工电话,谓是他家有“家族性大肠腺瘤性息肉症”之遗传情况,需定期作肠镜检查之事,並未重视。一则是因为並无不适,谅无大碍,二则是在国外生存不易,又觉不易与医生沟通:如何好好地要作什么肠镜检查,听说即使医生同意检查,登记预约往往需要两三个月,甚至半年之后才能施行,于是因循下来,一直未去检查。待得知二位兄长情况后,深感有检查之必要,听其兄说在中国预约此种检查,只两三日便可施行。觉得还是祖国医疗服务好,于是乘回国探亲之便,也到医院作了无痛肠镜检查。结果也发现有两枚息肉,便也在肠镜检查时一并作了摘除,幸尚无癌变。

    李工此后每年皆作肠镜检查,不敢懈怠。距查到早期癌变后的三年,故事又一次重演:查到早期癌变,同样在肠镜下摘除后即告康复。

    又过了两年,李工退休,安享晚年之福。退休后,李工深知欲争取健康长寿,查病之事仍不能放松,于是每年仍主动作肠镜检查,果然在65岁那年,这故事又一次重演,依然是在肠镜下摘除了事。

   李工友人中有消息灵通人士,谓美国前总统里根亦患此症,其在总统任上曾两次在例行的定期肠镜检查中发现息肉癌变,皆在肠镜检查时摘除治愈。戏曰:李工之医疗待遇实如美国总统一般了。

    李工笑道:“李工非里根,此李非那里,我国医疗事业发展,医疗技术並不亚于别人,关键在于病人应该认真遵从医嘱、配合医疗”。

    李工程师所言极是,李工程师三患肠癌而无恙,是认真遵从医嘱,定期检查之结果。

    李工是知识人士,对健康方面本也十分重视,並不嗜烟酒,又知肠癌之发病常与脂肪类饮食摄入过多相关,故亦十分重视饮食之科学性,较少摄入高脂肪膳食,亦颇注意适当地作些健身运动。只是由于有较明确的遗传背景,肠癌还是多次来袭。一次与医生谈起,该医师建议不妨吃些阿斯匹林试试。李工知道阿斯匹林对预防心脑血管血栓性疾病有效,不少老人都被建议服用,或许也能预防肠癌,若是,岂非一举两得之事,于是乐于釆用。
 
    杨医生说:
    李工程师的肠癌有点特殊:他生了三次肠癌,后两次不是前次的复发,而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新生出来的肠癌。因为这种肠癌是由“家族性大肠腺瘤性息肉症”演变而来的,此病有明确的遗传性和较高的癌变率。家族性大肠腺瘤性息肉症往往呈多发性,甚至涉及全部大肠並难以计数,因此难于根治。幸而此病本身为良性病变,若不癌变、于健康尚无大碍。故家族性大肠腺瘤性息肉症患者及其直系亲属皆应定期作肠镜检查,以求早期发现癌变、及时摘除可获良效。

    疾病之诊疗需按一定程式进行,患者须将病症和盘托出,医师亦需详究病情。临床医疗之“临床”二字即指医生来到病人床旁诊视检查,电话咨询、网上查询之类並不能完全替代临床诊疗。

 

上一篇: 一样蜘蛛 两样“武器” 下一篇: 【游记散文】 亚马逊热带雨林探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