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会员作品>>新作综览
【医学科普小说】 严科长“歪理十八条”
[2017-03-27 10:06:42]

 

【医学科普小说】

严科长“歪理十八条”

杨秉辉


    一幢两层的“筒子楼”,楼上下大约有二十来间办公室。厂供销科办公室设在底层东头第二间,朝南、有北窗,面积约近20平方米,虽然南北通风,但仍是滿屋子的烟味。屋内放了4张办公桌,一张桌上有些报表、还有些计算器等文具,两张桌上有《参考消息》,三张桌上都有茶杯和满是烟蒂的烟缸,而另一张桌上只有些灰尘,原来此人请了长病假,据说是“肝不大好”,究竟怎么不好,並无人过问,因为听说此人是局里某领导的亲戚。
    来上班的3个人是严副科长、老吴和小孙。严副科长单名一个“強”字,安徽人士,现龄52岁,当年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就进了这厂,安排在供销科,供销科有个老科长,一共也就3个人,似乎不便再安排副科长,于是便内定了个股长的级别给严強同志。严強同志在部队呆过,组织纪律性很強,服从组织安排,在供销科当了个股长级的科员,一晃十多年。直到3年前老科长退休,才将严股长提了个副科长。
在部队里,职务的称谓是不能马虎的,副连长只能称“副连长”,那怕副连长姓郑,也只能称为“郑副连长”。在地方上就不那么严格了,严強同志担任了供销科的副科长,大家也就称他为严科长了,而且不知从那年开始,又流行省了个“长”字的叫法,严副科长也就尊称“严科”了。
    严科不但组织纪律性強,业务熟悉,群众关系亦好。唯一的缺点是抽烟抽得厉害,一支接一支地抽,估计每天两包是不够的,以至所到之处,人尚未到烟味已经到了。背地里人都把他的大名“严強”说成“烟枪”。不过抽烟是个人爱好,从组织纪律上讲,也不能算是缺点。
    严科吸烟有了历史了,据他回忆,40年前在县里上初中时就开始吸烟了。那时男校长、老师们都吸烟的,初三那年班上男生下课时开始有人吸烟了,严強也拿零用钱买包烟学着抽。开初一抽烟就呛咳,慢慢地也就学会了,还喜欢在女同学面前吸烟,似乎吸烟才像个男子汉。后来到了部队上,除了训练、学习、站岗、执勤之外从首长到战士,大家也都吸烟的,不过有多少之别而已。等转业到地方,进了工厂,尤其这供销科,与外界的交际很多:见面第一件事就是递烟,吸烟几乎成了工作的一部分了。
严科长吸烟之事第一次受挫是:转业后第二年,经战友介绍,谈了一个纺织厂的女工为对象,接触下来,严強对女工甚是倾心,女工对严強也还满意。第一次上门,严強带了两条“中华牌”要送他未来的岳父,女工说:
    “我爸不吸烟的”。
    “不吸烟?那还有什么乐趣?”严強不信,还有男人不吸烟。
    “你要讨骂了”。女工说
    “不会的、不会的”。严強不信送人香烟会讨骂。
     这天严強换了一身崭新的蓝布人民装,拎了两条香烟来到女工家里。尽管换了新装,严強身上的烟味仍強。及至坐定下来,未来的岳母去张罗泡茶了,未的岳父却闻着了烟味,心中不悦。严強又从包里取出两条香烟道:
    “这是两条好烟,请伯父收下。”
    未来的岳父忍不住了:
    “年纪轻轻,还是不要抽烟的好。”又顺手把两条中华牌香烟推还过来。
    严強不知所措。老伯又道:
    “老实告诉你,我以前也抽烟,结果弄得又咳又喘,都肺气肿了,这个病无药可治,后来听医生的话把个烟瘾戒了,这才慢慢好起来。”
    严強只好诺诺地应着。女朋友来打圆场了:
    “听见吧,我爸叫你不要吸烟了。”又对她爸说:
    “小严会戒的”。
    ……
    严強在热恋中,也试着戒过两回烟,终未成功。戒烟未成,婚姻到是成功了。在那时转业军人、工厂干部对纺织女工而言,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吸烟终究不能成为婚姻的障碍。
    婚后妻子也曾劝他戒烟,那里听得进?妻子也无奈。
    第二年小严強出世,小脸黄巴巴的,妻子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孩子说:都是被你爸烟熏的。
这年冬天严強发烧、咳嗽,生了一场肺炎,还住了几天医院,住院不能吸烟,“烟枪”难受得要死,热度尚未退清,便匆匆要求出院了。从此咳嗽、吐痰成了常态,严強仍不以为意,因为他知道许多“老烟枪”皆是如此。不过妻子渐渐地、越来越多地表示了不满:
    “一天到晚咳嗽,你就不能少抽点啊。”
    “不抽烟死不了的,再抽下去我们迟早要被你熏死。”
    一天她妻子还拿回来纺织厂发的“吸烟有害健康”宣传资料,上面说:吸烟者肺癌的危险性高出不吸烟者10倍、喉癌高8倍、食管癌高6倍、膀胱癌高4倍…妻子把宣传资料丢给严強:
   “你要是生了这种病(她不愿意说这‘癌’字),我和宝宝怎么办?”
严強看了一眼,不屑一顾地说:
    “别听这些鬼话,我们厂里吸烟的都不生癌(他不忌讳这个字),人事科的老李不吸烟,照样生癌,去年走了。”严強振振有词,似乎意犹未尽,又补充道:
    “你们只晓得腌咸肉,我们家乡那边把块肉用烟熏,做成熏肉,就不会坏了,烟把肉上的细菌都熏死了,人还不是一样。”严強颇有急才,歪理随口而出。
    妻子无言以对。
    面对妻子的唠叨,严強开始关注吸烟与健康的问题了。不过这世界是丰富多彩的,信息社会里各式各样的“信息”都有,正能量的、负能量的、挂一漏万的、以讹传讹的、移花接木的、张冠李戴的什么样的都有。人对信息的接受也是有选择的,合自己意的很容易接受,“不合吾意”的甚至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一天不知在一个什么报上看到有个人写了一篇回忆“非典”流行时他险些被误诊的文章,说当时“非典”行,难免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当时他发热、咳嗽被隔离检查,幸有专家看了他的胸片,说此乃吸烟者常见之支气管肺炎也,並非“非典”,乃“当庭开释”云云(相信一定是病毒学检查阴性,解除隔离)。但“烟枪”读后却移花接木,理解为报上有人现身说法:吸烟者不得非典。
    “烟枪”似乎为“熏肉”之说找到了又一证据:吸进来的烟杀了“非典”病毒。
    “烟枪”继续吸烟,继续咳喘,还继续研究他的“熏肉”学术。他又找了些诸如《中医入门》、《浅说中医》之类的书来看,哪里看得懂?不过,不懂归不懂,“烟枪”却有自己的理解:咳出来的痰是液体的、自然属于“湿”,湿要蒸发,自然生“热”所以痰多了就发热。如何去掉这“湿”呢?吸烟。这中医的学问中並没有烟的事,但“烟枪”自有推演之法:烟由火生,火能使水蒸发,干燥的烟吸进气管,自然就“化湿”了,化了湿就不咳嗽、吐痰了……
    时光如流矢,一晃又是好几年,严強荣升副科长。
    不过严科长这几年的日子过得並不好,本来是冬天容易犯咳嗽气喘的毛病,现在是一年四季都会犯病了。
一天夜里喘得了不得,只好连夜送医院急诊,诊断很明确:慢性阻塞性肺病。病因:吸烟。因为病情严重,留院住了十多天院,又吸氧气、又喷药水、又打针、又输液,好不容易才有些缓解。医生解释道:慢性阻塞性肺病是慢性气管炎、支气管炎、肺气肿乃至肺源性心脏病这一系列疾病的总称,很难治愈,关键是预防,而预防的关键便是戒烟。
    “烟枪”住了十几天医院,没能吸烟,疾病加上烟瘾,痛苦不已。医生知其烟瘾难熬,建议服用些戒烟药,以助戒烟。不料“烟枪”坚持以为不可。说是:吸了几十年烟,这烟已与身体达成平衡,一旦戒除,必定“失去平衡”,要生大病……
    医生以前听说过有此奇谈怪论,这回却是亲耳所闻。随口便道:
    “你现在的病还不够大吗?”话一出口,医生便觉得这个说法是有些刺激病人了,便攺口道:
    “严先生,您现在的病也不轻啊,从医学的观点看来,戒烟永远都不迟啊”
    “烟枪”难忍烟瘾,坚持要出院,但病情又难完全脱离吸氧,于是医生给他制定了一个“家庭氧疗计划”。他妻子来接他回家,从医院服务部借了一个大橡胶袋,灌滿了氧气,带回家了。
    出院时医生叮嘱两点:一、氧气吸完了可以来灌,以后可以考虑买个小型的家用制氧机。“烟枪”听罢连声致谢。二、氧气遇火会爆炸,家里不能吸烟。“烟枪”一听,厥倒。


 

上一篇: 赶走北极熊灰熊吃独食 下一篇: 世界首窝试管受精犬在美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