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会员作品>>新作综览
【医学科普小说】 单老板与胆固醇的缘分
[2017-03-28 10:29:29]

 

【医学科普小说】

 单老板与胆固醇的缘分

杨秉辉

    “现在人家美国人已经不限制胆固醇了,尽管吃。”
    单老板夹起一块红烧的五花肉放入口中,喜孜孜地说。
    “真的?”赵老板有点怀疑,但心里也巴不得如此。
    “那还有假,的的确确,杂志上都登了。”
    单老板是位美食家。“美食家”不是能吃就算美食家的,一是要了解美食的行情,哪里的什么店里有什么好吃的,说得出好在什么地方,其实在座的各位“吃货”也都有此能耐;二是要了解些饮食方面的学问,诸如几大菜系啦、几家名店、甚至几位名厨之类,在座的各位也多少能说出一些;三是、这是单老板特有的本事了,还得有点理论。单老板看过几本关于食疗的书,自己悟出食疗中主要的食料、是按“吃什么补什么”而定的,比如要疗腰酸的用猪腰子一对、胃疼的用猪肚子一付、脚下无力的则要用猪蹄子两只等等,其他的配料其实可以根据各人的嗜好、习惯的做法而定的,不过单老板为了比较“像个样子”介绍给别人治疗毛病,也多会说要加点红枣九只、绿豆少许、米仁一撮、甘草酌量之类平时家中做菜並不常用又吃不坏的东西进去。还别说,就这法道,单老板在一班吃喝朋友当中还颇有点名气。
    “哎唷,胆固醇 ,这下你的名声好了。”钱老板叫单老板“胆固醇”事出有因。
    缘是有一次席间单老板说道:
    “现在一帮小赤老(沪语、小鬼之意)没文化,到我店里送快递,在店里大叫‘Dan国顺、Dan国顺’,又不晓得啥地方的、大约是山东的口音,别人听了都以为他叫‘胆固醇’”。本是席间的戏语,不过大家都知道这胆固醇不是好东西,朋友之间开开玩笑,也就称单老板胆固醇了。
    孙老板也附议说:“我也听我儿子说过”。
    李老板打趣道:“哈哈,你到会占便宜”。
   “哈哈、哈哈,吃吃吃……”
    单国顺、单老板,原本是一家国企的职工,改革开放,下海经商,二十年奋斗,开出了两家百货店。生有一子,不辱门庭,拿到MBA学位,原在一家外国公司工作,不过不甚得志。这边单老板刚过60,想来想去,决定“让位”,把店交给儿子打理,自己落得舒服些。
    单老板祖籍浙江,早年父辈来上海打拼,他便出生上海,家中原本开个百货店,他出生时已经公私合营了,不过生活也还算可以,他有个舅舅早年去了南洋,不时还有些侨汇接济,加上他妈善持家、长烹饪,尽管有相当一段时间物资供应紧缺,但他妈也总能弄出几样可口的菜来。
    单老板下海经商,少不了交际。商界人士的交际多在酒楼饭庄,二十多年下来,用单老板的话说叫“什么东西没有吃过”,渐渐地美食成了嗜好。自从把店交给儿子打理之后,虽说店里也还常去看看,终究空闲了许多,便更专注于美食之事了。除了“研究”食疗之外,还订了两本诸如《美食与健康》之类的杂志,不时翻阅,也长不少知识。刚好也有几位“吃货”同好,也多是年龄、身份相仿的有闲之辈,趣味相投、志同道合,便时常相约吃喝、轮流做东,大家不亦乐乎。

    单老板身材不高,白白胖胖,这些年吃喝下来,肚子是更大了,不过行动也还利索,终究才60出头,似乎也没有什病痛,单老板的理解是他等于天天在“食疗”,那里还会有什么病?不过前年在他儿子安排之下也去做了一次健康体检,检查结果是血压稍高,单老板並不介意,说是:年纪大了难免的。血脂高、还有脂肪肝,也不介意,说是:胖的人难免的。不过,还是在老婆的催促下去看了医生。医生开了药,嘱咐饮食要清淡些,还要多运动,並要定期复查。
    单老板诊病后回家,拿出那些药的说明书一看,赫然发现居然无一例外地都有着“副作用”的一栏,心想本来无病,吃药吃出毛病来,岂不是“自讨苦吃”?于是决定不吃这些西药。中药也不吃,听说过:中医自己说的“是药三分毒”。解决之法还是食疗,既饱了口福又有益健康。但是他擅长的“吃什么补什么”的食疗方法似乎无法应对高血压、血脂高。脂肪肝呢、到明确是肝,可以吃肝补肝的,不过据说猪肝的胆固醇甚高,补了肝、血脂岂不是更高了?一时到也左右为难。不过单老板有他自己的哲学:人生在世,这也不吃、那也不吃,活得还有什么意思呢?现在不是都在说要“提高生活质量”吗?民以食为天,吃是人生头等大事,岂能马虎,于是日日追逐美食如初。
    至于运动,听说走路也算运动的,便有意识地多走走,不过走多了也确实不行,累啊。单老板想:我180斤,与120斤的人比起来,不就等于身上背着个60斤的包袱吗?我不另外运动,就平常的活动、不是也就等于在不断地锻炼身体了吗。想到这里,心里也就坦然了。
    又一年下来,再要去体检,按单老板的本意,似乎也不必检了,但他儿子坚持:要给父母每年做体检。感于儿子的一片孝心,单老板还是去作了体检。再次体检的结果是血里的胆固醇更高了、尤其是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几乎是正常的翻倍。不过幸而血压增高不多,脂肪肝依旧,这让单老板稍微释怀:人说血脂高了要高血压,我的血脂虽高、血压却不怎么高,至少与一年前相比也变化不大,脂肪肝也无大的变化,足见这胆固醇之高低並不重要。又想到自己在一班“吃友”当中还有个“胆固醇”的诨名,或许天意如此,我单国顺就是一个有吃福之人。
    及至后来听说“美国人都不限制胆固醇”了,单老板这下子彻底放松了。
    “我早已估计到是不要紧的呀”。
    “那杂志上说胆固醇是人体必须的营养啊”。
    单老板向他的吃友们说。

    又一年体检,血里的那个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更高了。医生又开了降胆固醇的药,单老板觉得这些医生“只晓得卖药赚钱,连美国人不限制胆固醇了”都不知道。当然这药方也就不配了,夫人陪去看病,觉得不吃药总归不好,但是单老板言之有据:美国人都不限制胆固醇了,夫人那里说得过他,只好由着他了,结果依然是“药补不如食补”, 
    单老板依然日日追逐美食如初。
    约莫在半年之前起,单老板在吃饱后常觉得有些胸口发闷,不过休息个十分钟左右也就好了,自己估计是年纪大了,消化能力差点的缘故,並不介意。
    不过有一天晚间单老板在满福楼与众吃友品尝佳肴,上了一盆“草头圈子”,单老板高兴起来,忽发奇谈,说是:吃核桃补脑、吃扁豆补肾,皆因形似之故,此猪大肠与血管相似,应补血管,可作高血压之食疗云云。众人以为此物过于油腻恐不适合,单老板又祭起美国人不限胆固醇之说,正说笑间,单老板忽觉上腹疼痛,而且来势很凶,已难忍受,似乎还有想吐的意思。
    众人大惊,第一反应是食物中毒,忙叫来酒楼经理,经理又叫来厨师,正争论间,有人发现单老板面色苍白,提醒快送医院。众人称是,于是叫来救护车将单老板送到了市立医院急症室进行抢救,又通知其家属……
    最后确诊竟是急性心肌梗死,据急症室医生解释:心脏之隔面、即贴近膈肌的一面发生心肌梗死时,有时会以上腹痛为表现,甚至还可能有呕吐的现象,较易误诊。不过幸得搶救及时,放了支架,保住了性命。
    单老板住院,其子陪伴在侧,一日夜间病人之病情稳定,恰好值班医师也稍有空闲,其子乃前去请教:谓是其父平日身体甚好,何以会有此变。该医生翻了翻他爸的病历,答道:
    “那里好啊,这病人高血压、高血脂,你看这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即是俗说的‘坏胆固醇’比正常高出好多、好多,以前没查过吗?”
    “查过的,知道高些,不过没有症状啊”。
    “没有症状就不要治疗啦?治疗高血脂、控制胆固醇就是为了预防动脉粥样硬化、预防冠心病、预防心肌梗死啊?”
    “不是说美国人都不限制胆固醇了吗?”
    “恰恰是美国多年推进限制胆固醇的计划,使美国的心血管病发生率有了下降、死亡率也有了降低啊。再说啦‘不限制’也不等于可以放开来吃啊,就算可以吃一点、也不等于血里的胆固醇这样高不需要治疗啊”。这医生年纪轻轻,说起话来、到是头头是道。
    “……”单老板的儿子无话可说了。
    单老板出院休养,带了许多降血压、降血脂的药回家服用。凡有老朋友来访,都不厌其烦越劝人要去查血脂、吃降胆固醇的药。
    他自己解嘲道:“谁让我叫‘胆固醇’的呢”。
              
    杨医生曰:                                         
    美食确也是人生的一种享受,但也应该有所节制;食疗或有些辅助的作用,但终究不是药、不能治病;有些病态如高血压、高血脂之类,治疗是为了规避脑卒中、冠心病,虽无症状,亦应治疗。
高脂固醇血症、尤其是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的增高与动脉硬化关系密切。考虑到胆固醇多方面的生理需要,或认为可不必严格控制,但绝非可以放开来吃,更不是高脂固醇血症无需治疗。

 

上一篇: 【游记散文】去马德里凭吊塞万提斯 下一篇: 打破儿保与儿科间的壁垒,让儿童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