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会员作品>>新作综览
英国女皇也吃的药
[2017-03-28 11:23:43]

 

【杨秉辉医学科普小品】

英国女皇也吃的药

杨秉辉
                        

    初夏,傍晚,江南某地,天气闷热。时间虽已近八点,但市区之中由于人口密集,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仍是热气哄哄,並无华灯初上、晚风徐来的雅意。
    兴达广场上的几群广场舞,渐次堰锣息鼓 。舞者虽略疲惫、但犹兴奋。
    “张阿姨、李阿姨,明天下午两点,老地方,国家级大师健康讲座,别忘记啊。” 说话的是一位40开外的女士,短发、穿一身白色短衫裤、白色运动鞋 ,这身打扮和她说话语气,都显得很是干练的样子。据说做过护士,因为“没完没了的夜班,吃不消。”便辞职了,现在是附近一家专卖保健品店的店长。
    “好的、好的。”张阿姨答道。
    “我家先生这两天不舒服……”李阿姨意欲推托。
    “请他一起来,我请大师替他号号脉,开个方子吃吃。”店长说。
    “噢”李阿姨被说动了。
    “唉,到是好机会,我们也请大师搭搭脉,可以吧?”在一旁的王阿姨说。
    “当然可以,你们都是‘金卡会员’嘛。”店长道。
    一间大约30平方米的屋子,壁上挂了几张针灸、经络图。前面是一张小桌子、一把椅子,是留给讲者的。下面坐了二、三十个人,虽然开着空调,人多了,还是热,又加了两只落地电扇。听从众大多数是些中老年妇女,少数男士、亦多是她们的先生。她们之间大多熟悉,一则因是街坊邻居,二则都是这里的会员。这里的会员分金卡、银卡、普通卡三等,依在店里的消费量划分。
    会员们叽叽喳喳议论着张家长、李家短,但话题却多是与健康、疾病有关。
    “赵阿姨啦先生弗来事了,脑梗!”
    “上个礼拜看见伊蛮好嘛。”
    “人啊,说弗来事、就弗来事了。”
    “所以健康第一,别的都是假的。”王阿姨说。
    王阿姨是这群人中,把这个问题看得最透的人。
    预定的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小时,讲课的大师还没到。众人开始有点不安,店长解释:大师很忙,好不容易请到的,刚才还来电话说正在给首长看病,一会儿便到。
    果然一会儿大师到了,50开外的年纪,头发乌黑,梳得整整齐齐,皮肤到也白净,穿一身香橼纱的对襟中装,这行头如今已很少见了,黑布鞋,手执一把折扇。大师一到,店长带头鼓掌,众人也就跟着拍起手来。
    有趣的是店长只介绍了大师姓胡,便让大家猜胡大师高寿了,众人都猜54、56、58,还有猜48的。店长道:“胡大师今年已经高寿82了,看不出来吧……”
    大师点头微笑默认。会场安静了下来,众人虔诚地听大师的养身之道。
    大师开讲了,他讲的普通话带点京味。说是如今主要是心脏病和中风的问题,这两桩事情都是因为血脉不通引起。西医要放支架把血管撑起来,有什么用?这里撑了、那里又阻了,吃药有副作用。美国哈佛大学研究下来许多人不是因为心脏病死的,实在是吃药吃死的,怎么办?不吃药病死、吃药毒死……
    众人听了也觉难办,凝神聚气,要听大师如何解决这个性命交关的难题。
    大师笑了笑,说:“说个故事给你们听听。”
    大师说:“美国有一老华侨,胸口闷呀,美国医生一查说心脏里头的血管百分之百阻塞不通,怎么办?放支架!放就放罢,说不行,要排队、排到三个月后给他放。老华侨没法子了,心想回国探亲吧,作兴中国有什么好法子治这病。回国啦,朋友介绍找到我,我说你不妨多吃些黑木耳试试,为什么劝他吃黑木耳呢?这黑木耳黑色入肾、属水,心呢?心属火,人说急火攻心是吧,水多了这心火自然就消了嘛。当年先祖在御膳房当值,给西太后就用这食疗。老华侨一听,说这好办,天天吃黑木耳,吃了个把礼拜,好啦,胸口不闷了。在中国遊山玩水,两个月,回去啦。美国医生一查:奇勒怪了,血管百分之百通啦,支架也不用放了。问他在中国怎么治的,说是吃黑木耳。美国医生不相信,让他把中国带回来的黑木耳拿来化验,一化验,美国医生服了,原来这黑黑的东西比阿斯匹林強一百倍,而且没有副作用。吃阿斯匹林会引起胃出血的,胃出血还好办,脑出血就完蛋了……”
    大师不愧为大师,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不过台下的听众与开始时凝神聚气,要听大师关于“不吃药病死、吃药毒死”的解决方案时不同了。因为答案已经有了:吃黑木耳就行。孙阿姨先开腔了:“噢,黑木耳,伲屋里多来西。”
    “超市里有得卖格,明朝去多买点来吃吃。”
    “好极来,吃黑木耳就能治心脏病。”
    台下你一言我一语,觉得得着个简单易行的治病良方,老大姐们颇有些兴奋,几乎都忘了传授给她们妙方的大师。王阿姨思考问题到底深一步:
    “请问大师这黑木耳要怎么吃才有效?”她的意思是问如何烹调,是烧、是炒、是煮吃了才有效?这当然是应该问清楚的。
    不过大师棋高一着,笑道:“随便你怎么吃:黑木耳炒鸡蛋还是黑木耳排骨汤都行,但是,就算你一天三顿都吃黑木耳,你又能吃多少呢,一天吃个半斤、八两就能治病?不行。”
    众人心里被浇了一盆冷水,兴奋转为茫然,都忘记了问他“刚才不是说老华侨吃黑木耳吃好毛病的吗”。大师接着说道:“我们用最新的科学方法,这种方法得到过诺贝尔奖、诺贝尔奖知道吗?从几十公斤黑木耳中才提取到几两木耳素,又加上了其他的有效成分,如降血脂的山楂、这是好东西啊,它是血管的清道夫;还有活血的丹参、血要是停在血管里、还不把血管阻死;血怎么才能在血管里流啊?靠气来推动它,所以又加上补气的人参;麝香知道不?你一闻、这香气直往你鼻子里钻,叫做香窜,有了这东西,这些药就能在人的血管里窜来窜去,那儿不通就窜那儿,这心脏的、脑子的血管还阻得了吗?我们就把这十多味名贵中药,做成了这个‘心脑血管通’胶囊。这药现在已经风行欧美各国,英国的威亷王子也买了,做什么?送给他奶奶吃啊。他奶奶是谁?”大师有很强的鼓动力。
    “英国女皇!”王阿姨反应最快。
    “好东西不能都给外国人吃啊,对吧。所以我们留少量在国内专供中央首长服用。服了这个‘心脑血管通’胶囊,什么阿斯匹林、降血脂的什么丁、降血压、降血糖的药都一摡可免了,因为这(‘心脑血管通’胶囊)里面都有(这些作用)了。”胡大师吹牛不打草稿。

    此时店长不失时机地站出来说道:
    “要谢谢胡大师帮我们弄到了一批‘心脑血管通’。”
    说时迟那时快、店里的员工搬出了几只大纸箱子,店长示意打开一箱,拿出一盒在手上道:“这一盒里6瓶,每瓶100粒,600粒可以吃两个月,国家订的价是6000元,今天我们搞活动,现场买一律打9折,6、9、54,5400元,明天来买,对不起了啦,6000。你想多买点,一箱6盒,按今天的活动价32400元,卖给你们,一口价3万块钱、拿走。”
    这下众人议论开了:
    “东西是好东西,只是价钱不小。”
    “钱留着有什么用?性命要紧。”
    “先少买点吃吃看。”
    “这种慢性病吃一盒两盒有什么用,要常吃的。”
    “吃完再来买。”
    “只怕买不到了。”
    大师退到里间休息,李阿姨要求店长让大师给她先生看病。店长答应並马上将李阿姨夫妇领到里间,对大师说:“胡大师,这是我们的金卡会员,你要仔细地看啊。”
    大师挥挥手道:“你去忙吧。”
    大师给李阿姨的先生搭了塔脉、看了看舌苔,问了几句腰酸吗?口干吗?之类的话,便诊断为“肾阳虚”。李阿姨请大师开个方子。大师道:
    “不必另外开方子了,就吃刚才介绍的‘心脑血管通’胶囊就可以了,另外再教你个食疗的法子:用猪腰子一对,洗干净,腰果21颗,一起煮汤,喝汤吃肉,常吃更好,包你没有副作用。”
    李阿姨也是常听这些讲座的人,便道:“猪腰子有胆固醇,我先生血脂高。”
    “不怕、不怕,我们这‘心脑血管通’就是降血脂的,再说,现在人美国已经不降血脂了。”
    这时已经又进来几位“金卡会员”等大师号脉,李阿姨夫妇只好称谢退出。在外间买了一箱心脑通胶囊,他先生付费时有些迟疑,自然是觉得价钱太贵。众目睽睽之下,李阿姨觉得不能丢这面子,便道:“钱挣来是用的,健康第一,就这么定了。”
    先生无奈,刷卡拿药回家去了。
    金卡们号了脉出来,一交流,几乎都“虚”的毛病,或肾阳虚、或肾阴虚、或脾虚、或肺虚、气虚、血虚、气血两虚……治法一律是吃“心脑血管通”,为了显示区别,另有食疗的建议:也不外是山药猪蹄汤、百合莲心汤、米仁赤豆粥之类,而且保证无副作用。
    这边一群店员、都是些20岁左右的大女孩,爷爷、奶奶地乱叫,都在鼓动这些大叔、阿姨买他们的心脑血管通。随便你说什么、她们都有办法解决:
    “没带钱。”好办,拿了药送你回家,到你府上取钱。
    “带的钱不够。”好办,我先替你垫着,你先写个借条给我。
    “要和先生商量商量。”可以,不过明天每盒是6000元噢,而且不能保证买得到。
    “每盒5400,还要再便宜点。”可以,你找人合起来买一箱,就等于每盒5000了。
    “还能再便宜些的话,我要买一箱。”
    “不行啊,刚才李阿姨是3万买了一箱,我们不能不公平啊,除非你买两箱、三箱”。
    “用不着那么多啊。”
    “噢油,送送人绝对好……”
    保健品店做得好生意,一个下午就卖掉这心脑血管通胶囊十八箱,二三十位听众许多人手里都有了这英国女皇都在吃的心脑血管通,幸福之感油然而生。
    王阿姨也买了一箱心脑通胶囊,因为没带钱去,由店里的宋小姐送她回来,並取了钱去。晚餐时王阿姨说起连英国女皇也在吃这心脑血管通的事。她先生笑了笑:“奧巴马也吃吗?”
    王阿姨知道这是她先生在讥笑她,便反唇相讥:“他和你一样,没福气吃!”
    一家人笑笑也就罢了。
    那知晚饭后,王阿姨正在看电视,她那上初中的小孙女却叫道:“奶奶、奶奶快来看,这里头装的都是些碎的黑木耳。”原来她想看看这英国女皇都吃些什东西,把她奶奶新买的胶囊拆了几颗来看,一看原来是些碎屑,她认出其中有些像是黑木耳,觉得这不是药,所以叫了起来。
    奶奶过来一看确是黑木耳,不过想起大师说的是用得诺贝尔奖的科学方法提出来的“木耳精”,便道:“这是从黑木耳中提取出来的木耳精,还有别的名贵中药。”
    孙女儿到底还是个小孩,不说什么了。她先生知道她又上当了,也不来掺和。包阿姨自己也觉得似乎不对,但“木耳精”应该是什么样子,她也不知道,也只好认了,心里想的是:只要没有副作用就好。

    李阿姨买了药回去是让她先生吃的,因为大师说她先生肾阳虚,最适合吃这种药的,不过吃了几个星期,似乎並无效果,乏力、胸闷的症状更明显了,一天终于胸痛剧烈,赶紧送医院急救,心电图检查诊断为急性心肌梗死,随即入院放了支架,总算保住了性命。
    医生问李阿姨:他先生平时服些什么药,答是心脑血管通胶囊。医生没听说过,李阿姨拿了来给医生看,医生道:“这不是药,这是保健品,保健品是不能代替药的”。
    “听说英国女皇也吃这东西的”李阿姨道。
    “你们上当受骗了。”医生笑了笑,觉得纯属无稽之谈,便走开了。
    李阿姨的先生还是幸运的。赵先生就不然了。
    赵先生原有糖尿病、高血压、高血脂等病,一直在服些降糖、调脂,降压的药物,控制尚好。孰料一天赵先生发生了低血症状,这本是药物的剂量与饮食协调方面的问题,但赵先生一直认为这是降糖药的毒性。确好有一次体检查到转氨酶稍有升高,经治的肝科医生问吃不吃什么降脂药?答吃的,肝科医生便建议暂停观察,赵先生再看这药的说明书,上面果有肝功能欠佳者慎用之说,赵先生则理解为“肝被(药)吃坏了”。  从此赵先生不再认真服药、甚至不服药。但是病又怎么办呢?赵先生也甚是苦恼。
    这回他们夫妇二人来听讲座,听了胡大师说“不吃药病死、吃药毒死”的话,觉得真是说到了心坎里。听罢讲座当即决定买了两箱英国女皇吃的药回去吃,其他的药便一概都不吃了,也不去医院检查了,以免医生问为什么不吃药。
    那知赵先生吃这女皇吃的药吃到十个月左右,一箱还未吃完。一天早晨起床,赵先生觉得右边手脚不听使唤,想到夜里大概是朝右睡的,所以手脚麻木了。免強起床喝了口水却又呛了,对看镜子一看,不好,嘴也歪了。赵先生大惊,以前听说过的这是中风!赶紧急救啊,赵先生已经大半年不去医院了,家里只有这心脑血管通,拿出一瓶倒出五、六粒来,一喝水就呛,那里吃得下这药?只得叫了救护车,送到医院已经神志不清。紧急做了CT,诊断大面积脑梗,赶紧做溶栓治疗,可惜回天乏术,当天傍晚撒手人寰。
    医生查阅病历发现病人有糖尿病、高血压、血脂不正常等多种慢性病,但奇怪的是最近大半年却毫无诊病记录,便向家属询问所以,答是一直在服心脑血管通胶囊治疗,赵夫人还拿出来给医生看。
    医生叹了一口气,又摇了摇头。人也死了,还说什么呢?医生走了几歩,有话如骨梗在喉,还是回来对赵夫人说:“这是保健品、不是药!”

    杨医生曰:
    保健品不能代替药来治病,国家是有明文规定的,但是不法商人们违法宣传其治病的功效,谋取暴利、误人健康、甚至误人性命。
    保健品市场的繁荣,源于人们对健康的渴求,其实也源于人们科学素养的缺失。一些“专家”、“大师”们吹嘘几句“祖上是御医”、“给中央首长看病”、“美国哈佛大学研究”、“名贵中药”、“得诺贝尔奖”之类,就能把一些人忽悠得团团转。所以要制止这种乱像,一是政府应对这个行业加強管理,二是民众应该不断增強科学素养,最起码的底线是:看病应该去正规的医院。
                            

上一篇: 世界首窝试管受精犬在美诞生 下一篇: 这一年,那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