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会员作品>>新作综览
【医学科普小说】 阎王糊涂,把我给忘了
[2017-03-31 10:28:26]

 

【医学科普小说】

阎王糊涂,把我给忘了

杨秉辉

    王乐天先生祖藉安徽黟县,旅居沪上多年。王先生早已过70,满头稀疏白发,面色却是红润,体形微胖,声音宏亮。退休前原是一市级剧团的琴师,拉得一手好琴,曾为数位名角操琴,带过几个徒弟,还灌过两张唱片,在业界也颇有些影响。退休后被剧团挽留,又拉了两年。后因发现有糖尿病,乃力辞挽留,回家休养。
    王先生自患糖尿病之后,对健康一事十分地重视,家中订了两分健康科普杂志,时时翻阅。凡广播、电视、报刊上有医药保健类节目,除推销保健品的外,也是必听、必看。几年下来糖尿病控制良好,各方面医学知识也增长不少。
    王先生所在社区有几位京剧“票友”,对于这门国粹痴迷得很,他们与王先生本也相识,后来得知王先生退休,索性邀王先生出山,又邀了相邻社区的一位鼓师,组织了一个名为“乐叟剧社”的京剧社团。
    王先生是个闲不住的人,觉得退休下来无所亊是也不是好事,再说,书上说糖尿病人也需要活动、活动的,便答应了下来。这“乐叟剧社”,其实既未登记注册,也无章程规定,也就是个社区老人的“兴趣小组”罢了。他们自己说:“乐叟”就是快乐的老头的意思嘛,七、八个老者时时聚在一起,吹拉弹唱,自娱自乐。每逢节日,社区有群众性庆祝活动之时,街道负责同志还邀请他们参加演出,当然一般多为清唱(即不化装的演唱),一年为庆祝国庆,“乐叟剧社”还通过王先生的夫人、原剧团剧务人员、负责管理服装道具的,借来戏服,化装起来,演了一出马派的“空城计”、一出麒派“徐策跑城”。“乐叟剧社”声名大振,区政府的报纸上还作了专题报道。
    不过后来有一段时间王先生感到有些疲乏,以致对剧社的活动也有点力不从心,人也瘦了一些,食欲也不如前。王先生退休之后看了许多医学、保健方面的科普读物,对这一情况警觉起来,他自己分析:糖尿病方面控制平稳,自测血糖也正常,似乎不好解释这点症状。王先生估计大约是“肝出了问题”,因为疲乏、食欲不振应是肝病的征象,而自己心中有数,多年嗜酒,恐是伤了肝了。
    于是决定就医检查。到了医院,挂了消化病科的号,见到医生叙述了症状並坦言自己嗜酒多年:
    “医生,实不相瞒,我自年轻时便喜欢喝酒,每个星期都要喝上三、四次,一般是白酒半斤的样子,到也不醉。退休之后喝得更多些了。我有糖尿病,现在恐怕是肝也不好了”。   
    这医生並不否定他的说法,说是:
    “喝酒不仅伤肝啊,喝酒对胰腺也不好,可以引起慢性胰腺炎,你的糖尿病也许就与这慢性胰腺炎有些关系。这样吧,都帮你查一查吧”。
    “好的,谢谢”。

 二

    医生开单给王乐天查了肝功能、肝脏超声以及甲胎蛋白(AFP)、癌胚抗原(CEA)、CA199等肿瘤标志检查。
    检查结果:有一定程度的脂肪肝,肝功能尚大致正常,但CA199有所增高。
    见到化验报告,王先生一惊,由于日常关注医学知识,知道脂肪肝在嗜酒者、在糖尿病者中多见,似应下决心戒酒才好。而这CA199增高,“这CA不就是癌吗”,王先生想。 
    想到这里吃惊不小,是不是就表示自己已经生癌了?王先生的医学知识不够用了,不过这王乐天终究是个乐天派,他想:急也无用,还是让医生处置吧。
    原本王先生与另几位琴师朋友应台湾地区琴师协会之邀,将赴台湾作“雅韻”交流的,这事前后己经联系了将近两年,最近方才定了下来,实在也是一次不可多得的机会。但王先生考虑下来,还是决定推辞不去了,终究身体要紧。
    王先生到医院仍挂了消化科的号,接诊的还是上次那位给他开单检查的医生,见到医生,王先生取出化验单,指着这CA199问道:
    “医生,我生癌了是吧,还有救吗?”
     “你先别急,这个指标高些也不一定就是癌,还需要进一步再做CT检查”。医生看了看化验单说道。
    “怀疑肝癌是吧”。王先生自知喝酒过多,一定是肝出毛病了。
    “到不是,你甲胎蛋白正常、肝脏超声波检查並有发现有肝癌的情况”。
    “那怀疑什么癌呢?”医生怕刺激病人,原本不想多说,可王先生偏要追问。
    “这个指标常在胰腺癌、胆囊癌的患者中增高”。医生只好如实相告了。
    “胰腺癌是癌中之王。”王先生看见过一个什么材料上说过。
    “也不能这么说,关键是是看发现的早晚,发现得早总好办”。
    “我这算早吗?”
    “早、早”医生习惯地安慰道。转而一想,被这病人套了,忙道:
    “你的病还没确定,去做CT检查吧”。
    王先生到不是故意要套医生的话,那个病人不希望自己的病还在早期呢。
    两天后CT检查的报告出来,果然是在胰体、胰尾交界部位有一个直经约2cm大小的肿瘤,报告为“胰体尾部肿瘤”。对于这个结果王先生到也有了点思想准备,那医生说的:“发现得早总好办”,他算“早、早”的。
    于是王先生入院手术,顺利切除胰体尾部的肿瘤。一周后病理检查报告证实为:胰体、尾交界部腺癌,周围淋巴结阴性。术后一周顺利出院。
    王先生自己提出“化疗问题”,因为他听人说过癌症病人手术后是要做什么化疗的,据说痛苦得很。那知医师告知:胰腺癌尚在早期,己完整切除,毋须化疗,只须戒酒与作定期检查即可。
    王先生遵从医嘱戒了酒,遵从医嘱定期复查,一直查到术后五年,俱无恙。
    后来王乐天先生应台湾地区琴师协会之邀,赴台交流演出,西皮、二簧,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大受台湾同胞欢迎,还被授予台湾地区琴师协会荣誉会员。
    又过了5年,王先生仍为社区戏曲爱好者操琴不息。
    有曾提到10年前手术之事者,王先生笑曰:“阎王老胡涂,把我给忘了”。

                                                       
    杨医生曰:
    胰腺深藏于后腹部,早期胰腺癌症状多不典型,医师作腹部检查多不能摸到,即使作超声波检查亦常不能清晰显示 ,诊断既晚、疗效即差,故确有“癌王”之俗称。不过大凡是病,总有蛛丝马迹显露出来。因此凡中老年中之有慢性胰腺炎者、糖尿病者、嗜烟酒者、喜食高脂肪饮食者等尤应多加注意,凡觉体乏无力、食欲不振、形体消瘦者、出现黄疸者皆应及时就医检查,若因此病之故或能早期发现,及时手术切除者,亦多有良效,治愈亦非绝无可能。
 

上一篇: 肿瘤细胞维持基因组稳定之谜破解 下一篇: 【游记散文】 圣塔露西亚与庞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