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会员作品>>新作综览
【医学科普小说】忻小姐的感冒
[2018-04-25 10:37:19]

 

【医学科普小说】

忻小姐的感冒

杨秉辉

    忻小姐名季嫣,芳龄二十四岁,浙江嘉兴书香门第出身,身高1米65,三围保密,皮肤白净,明眸皓齿,一笑两酒窩。忻小姐梳个马尾巴辫子,上下班时常穿白色运动衫、牛仔裤、网球鞋,青春气息四溢,有时还带一顶网球帽,有人以为颇像网坛美女沙娜波娃云云。

    忻小姐毕业于大学经济学系,任职于某外资企业营销企划科,入职年余,各项业务工作已甚得心应手,加以忻小姐人缘甚好,升职只待时日。与此同时忻小姐亦是公司内众多未婚男士心中的“忻肝宝贝”,表白的、传情的,总数在一打以上,其中也不乏“高富帅”一党,不过忻小姐似乎皆不为所动。

    感情的事情真是无可理喻,忻小姐对她大学时代的一位同学有意,两人的关系毕业时似乎已经明朗,因为这位鲁君要继续留校读研究生,忻小姐主动表示要等他,而鲁君亦接受了这份芳心。

    鲁大蒙君山东青岛人,青岛这地方人杰地灵,鲁君身高1米80,肤微黑,发稍卷,学业优良,並爱好体育运动,为校篮球队主队员。其父母皆教育工作者,遵守国家计划生育政策,亦只生得这么个儿子,本想让他子承父业也做教师,但鲁君以为国家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还是以学习经济为好,故学了外贸专业,及毕业,还想深造,又考了研究生,师从该校一位名师专攻国际贸易。

    鲁、忻二人正当青春年华,两情相悦,自有许多故事。二人一在学习,一已工作,虽环境不同,但幸在同城,每及周末自有一番卿卿我我,绵缠之事在本医学小说中也就不多着墨描述了,不过二人皆书香门第出身,男女之事发之于情而止之于理,拥抱、亲吻之外,並无出格行为。在鲁君看来,这份热恋,已经足够美妙的了,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他並不急于进入婚姻的殿堂结束这美妙的热恋,当然他还在学习之中,尚未立业、遑论成家。而在忻小姐这边,对婚姻的渴望则较明确些,她的父母也都在不经意中提醒她“不小了”。

    这一基本的格局决定了二人交往中的细微差别:忻小姐常常会更主动一些,南方的女性感情上也更细腻一些,比如说她知道鲁君喜欢运动,她便在工作之余也常穿运动服,也关注体育新闻,以便约会有更多的谈资。有时还会下意识地做作一点娇柔之姿,以引起鲁君更多的关爱。而鲁君在感情上则粗放一些,对忻小姐的这些表示感触並不很深,当然他确实觉得他的这个女同学“蛮好的”,不过,也不知哪儿来的一种成见:“南方的女孩比较娇气”。

    忻小姐的体质还是不错的,平时很少生病,就如人们常说的“连感冒也没有”。感冒是一种常见病,几乎没有人没生过感冒,在青少年中亦甚多见。这年秋冬之交,忻小姐感冒了一回,也不过是头脑有点发胀,流鼻涕,有点低热而已。忻小姐仍然去公司上班了,不过进办公室时却带了一个口罩,这也是一种对别人尊重的一种表现:我感冒了,别传染给你们。其实一般的感冒是传染性很低、很低的毛病,大家也都知道的,所以同事们也並不介意。不过有几位男士忙乎了,上午茶息的时候张山送过来一杯热牛奶,说是自己没吃早饭,去买点心,顺便给带的,吃些热牛奶发发汗,感冒就好了,他们家里人感冒都用这法子,很灵的。李市送过来一盒里面是10小包叫做“午时茶”的袋泡茶,说是专治感冒的,万试万灵。王伍是个科长,则劝她回家休息,说是“反正(公司里)也没大事”……

    中午忻小姐要了一个“便当”,吃了几口,没有一点食欲。下午便回住处休息去了。忻小姐的父母仍在原藉,独自一人在白领公寓里租有一间单身宿舍,房间虽小,生活设施到也齐全,而且私密性也不错。忻小姐躺在床上,也睡不着觉,孤独感自然来袭,于是打电话给鲁大蒙:

    “大蒙,我发焼了呀。”

    “几度?量过吗?”

    “低热,好难过哎,头脑胀胀的,没力气。”

    “哦,那是感冒了,感冒没事,多喝开水,多休息,过几天就好了。”山东人很爽快,在安慰她。

    “你过来嘛,我在宿舍里呀。”

    “哎呀,我在查一份上个世纪美国关于外贸的国会文件,你感冒了没事的。”

    “唔……”

    “晚上来,晚上来”山东人听出女孩不不高兴了,赶紧说。

    忻小姐满心欢喜地放下电话,静静地等着她的情人,竟至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是晚上七点半钟了,赶紧拿起手机来看:没有未接来电。鲁大蒙,你好啊,人也不来,电活也不来……

    忻小姐正在生气。叮咚,门铃响了,估计是他,不理他。叮咚、叮咚

    手机响了,一揿:“我是大蒙啊,开门啊。”

    忻小姐认输了,去开了门,一头便扑进大蒙的怀抱之中。

    这小子还真浑,既没带感冒药来,也没带吃的东西来。等到忻小姐问他,才说还没吃晚饭,于是打电话叫了两客“外卖”。大蒙这才想起问她吃了治感冒的药没有。

    大蒙来了,忻小姐的感冒也好了大半,爱情的力量驱散了心底的寂寞,也消除了身体的病痛。

    不过打这以后忻小姐总觉得疲乏,有些胸闷,似乎还有点低热。不过,头不痛了,也不流鼻涕了,感冒应该是好了,事情一忙也记就不介意了,忻小姐上班、恋爱依旧。

    大约过了三、四个星期的样子,周末,两人相约先在一家“茶餐厅”用晚餐,然后去万达广场6楼的电影院看电影。下班之后忻小姐选了一件灰色呢制的连衣裙,白色的丝绸围巾,黑色的短靴,外加一件黑色的短风衣,一派朴素典雅的装扮。忻小姐知道在餐厅、影院风衣是要脱了的,便又在连衣裙外系了一条宽宽的皮带,而且束得紧紧的。忻小姐对于自己的腰围一直是引以为傲的,加上因为觉得最近似乎很疲乏,把腰束紧些,相信看上去会更有精神些。对着镜子照了一照,忻小姐对自己身材更满意了。

    忻小姐历来食量不大,这阵子食欲也不旺,这天腰带又束得紧些,吃得更少了。不过鲁君也並不介意,以为女孩们怕胖,都是这样的。吃罢晚餐二人偎依而行进了影院,现在的电影放映厅,屏幕大、声音响,令人如历其境。这片子上半部有些歌舞到也罢了,下半部却有许多战争场面,枪林弹雨、血肉横飞,忻小姐觉得胸口闷得慌,心想或许是腰带束得过紧吧,但是放松了腰带,但仍无改善,渐渐地觉得是心跳得很重,于是便对大蒙说:

    “大蒙,我心里难过,不想看了,出去吧。”

    大蒙觉得这女孩子真娇气,也罢,便拿了忻小姐的风衣,退出场外,坐在门前的沙发座上暂息。灯光下大蒙看着他心爱的女孩,不对,怎么面色苍白?

    “季嫣,你怎么啦。”

    “我心慌。”

    鲁大蒙拿起忻小姐的右手,无师自通地给她搭脉。其实他並不知“寸、关、尺”、亦不懂“数、迟、玄、滑”,只知道脉搏的跳动反映着心跳,一模脉,不对啊,这脉搏怎么跳跳停停?看来确是病了,而且似乎病得不轻。

    “送我回去吧。”忻说

    “不,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不要紧的,休息休息就好了,这么晚了到哪儿去看医生啊。”

    “不行、不行,去看急诊啊,一定去看医生才能放心啊。”山东人觉得他对这个女孩应该负有责任。

    市立医院急症监护室,有6张病床,一位医生、一位护士值守其中。4号床病人忻季嫣,诊断为急性病毒性心肌炎、心律紊乱:频发室性早搏。

    忻小姐躭在病床上,身上接着心电监护仪,以便医师随时观察其心律情况。护士正在给她抽血化验和输液,鲁大蒙陪伴在侧。

    忻小姐没想到自己会生心脏病,心里自是十分地紧张。不过幸亏这次大蒙坚持要看医生,並陪在身边,这使她稍稍安慰,也使她想到她们应该结婚了,但是转而又想到:她生了心脏病,大蒙会不会离她而去?

    夜深了,急症监护室里也安静了下来,大蒙坐在床边,一只手握住季嫣正在输液的手,轻轻地对她说:

    “没事了,睡吧,我看着(输液器)呢。”

    “谢谢你。”

    大蒙用手撸了一下季嫣的眼皮,微笑着像对一个小妹妹似地说:

    “睡吧,睡吧。”

    一股暖流让季嫣似乎觉得是在百花盛开的春天,爸爸牽看她的小手……

    大蒙看到季嫣是睡着了,便轻轻起身在床旁走动,以驱散阵阵袭来的睡意。

    原本在诊察台上写着病历记录的医生打了个哈欠,也站起来走动、走动。这医生30岁不到,生得斯斯文文,监护室不大,两个男青年目光一对,医生礼貌地点了一下头,这却让大鲁想到应该向医生打听关于季嫣的病,便走进医生,欠了欠身,问道:

    “医生,请问她很年轻您怎么会得心脏病的呢?”研究生问了一句很外行的话。

    “这是一种病毒性心肌炎,到是在年轻人中好发。”

    “怎么会生这病的呢?”

    医生觉得也该向病人家属普及一点医学知识的。便示意他在诊台边坐下,自己也坐了下来。

    “病毒性心肌炎是因病毒感染而引起的,病人在发病前的三、四个星期一般都会有类似感冒的症状:头痛、发热、流鼻涕等有的还伴有腹泻,医学上叫做‘上呼吸道感染’,引起上呼吸道感染的病毒很多,若是感染的是柯萨奇病毒或是艾柯病毒,就有可能引起心脏的损害,便是病毒性心肌炎。”

    “这病有危险吗?”

    “很轻的病毒性心肌炎甚至可以没有明显的症状,自己好了。严重的可有心衰竭、甚至引起猝死。”

    “什么叫‘睡死’?”

    “是猝死,突然死亡的意思,多数是因为严重的心律紊乱等引起的。”

    “啊”。大蒙心中一惊:“忻季嫣没问题吧?”

    “你爱人应该没大问题吧。不过明天还得送到心脏科病房去观察治疗几天。”

    这医生称忻小姐是他“爱人”,大蒙一怔,心想:也不必解释了,不过把问病的事也就打住了。

    3床病人一阵咳嗽,又气喘起来,医生又去看病人去了。大蒙道了声谢又回到季嫣床边。季嫣还在熟睡之中,看来病情是有缓和了,大鲁看着季嫣床旁的心电监护仪,虽是看不懂,但是好像不像刚到医院时那么“乱跳”了。

    忻季嫣住入了心脏科病房进一步查治。

    鲁大蒙上网查找、找了科普书的书看:知道这病毒性心肌炎並无特效药物治疗,只在充份休息和用些心肌营养剂促成心肌康复,一般皆可痊愈而无后遗症。但应避免这种病毒的反复感染,以免不断损伤心肌,造成不可逆的心肌病变。而预防病毒感染的方法是不断增強体质,在呼吸道感染高发季节少去人头拥挤的公共场所,外出归来应更衣,洗手、洗脸,居处宜常通风,保持空气新鲜等等。

    大蒙是一个爱思考的人,让他纠结的是:感冒是个十分常见的病,一般的说法都是:甚至不需要治疗,多喝开水,多休息便会自己好的。但是感冒也可以引发这种心肌炎,甚至可以严重到猝死,那么我们究竟应该如何对得这个“感冒”呢?这事在网上查不到答案。

    忻小姐住了五、六天医院,症状已经基本消除,出院回家休养。大蒙来接她,他每天来探望季嫣,跟医生们也熟了,便向季嫣的主治医生提出了他的疑问。那医生说道:

    “感冒确实是个十分常见的病,一般的确都不需要特殊治疗,多喝开水,多休息可自愈。但在这些感冒的病例中有少数,可能会有并发症,如老人、小孩等可并发支气管肺炎。而在一些看上去身体还不错的中青年人中可能发生心肌炎,其实这些心肌炎发作前的‘感冒’便是心肌炎病毒入侵人体的表现,幸尔这种机会並不多,有统计大约为5%左右而己。所以对于感冒确实不必过于紧张。但感冒在一周左右大多会痊愈,若是发热、咳嗽反而加重,便应就医检查是不是并发了支气管肺炎;若是低热不退,胸闷、心悸的便应作心电图、心肌酶谱、病毒抗体检查,若有病毒性心肌炎存在便可确诊,及时治疗便可康复。”

    “对于感冒应该既不紧张,又要重视”大蒙听懂了。

    “对于感冒,人们大多並不紧张,但症状迁延不愈、或是有所变化,便应重视。”医生说得更精准了。

季嫣笑了笑,拉看大蒙的手道:

    “医生很忙,别问这问那了,走吧,谢谢医生。”

    忻小姐回到父母身边休养了3个月,是大蒙送她回去的,身体完全康复。因为病休,失去了提职的机会,但是却收获了爱情。又一年大蒙学业完成,自己创业,开了家小公司,经营外贸。季嫣索性辞了在外资公司的职务,相帮夫君经营,相夫之外並准备“教子”了。
 

 

上一篇: 胆固醇与花盆的哲学 下一篇: 並非“老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