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会员作品>>新作综览
【医学科普小说】一幅油画的来历
[2017-11-08 10:21:54]

 

【医学科普小说】

一幅油画的来历

杨秉辉

    画家王顺泰,年近花甲,祖籍浙江宁海,身材伟岸,体格魁梧,擅油画,以作历史题材油画享誉业界。初,任职于出版部门,后许多综合性大学为加強对学生综合素质的培养,争相延聘著名画家入教职,王君亦受某著名大学之聘,任艺术系历史题材创作研究室教授之职。王君如鱼得水,佳作迭出。
    王君为人友善,且异于一些画家不修边幅、不善交流之形象:理平顶头、戴棒球帽、多着丅恤衫、牛仔裤、运动鞋,虽已花甲之年仍是活力四射之形象,据说在女弟子中亦多有仰慕者。王君语言能力尤强,能模仿各地方言,姑苏评弹、山东快板俱能脱口而出,故凡友人聚会,王君至,必乐。
    某年初夏,天气闷热,王君适又有“赶紧”之任务,甚至废寝忘食,及画成,倦极,次日午睡竟至傍晚方醒,及起床觉头昏脑胀,自以为是“欠觉太多”之故,但其家属发现其四肢无力,乃力主就医检查。孰料至医院却被医生发现眼白发黄,于是按黄疸之症追踪检查。
    检查之结果大出意外:CT检查发现胰腺头部呈肿块状,並在右肺下叶发现小结节两枚,于是考虑诊断为“胰腺癌合并肺转移”。医师避开王君,将诊断告知家属,並称肿瘤已经转移,手术切除亦无根治之望,建议做些化疗。家属得此信息犹晴天霹雳,大恸。王君乃精细之人,自医生表示要单独与家属交谈起,便情知不妙,及见其夫人悲戚之状,已经了然,反而安慰夫人道:诊断或不准确,即使确系顽疾,亦生死由命,毋需烦恼。不过话虽如此说了,心中亦甚不宁。自思自己为人忠厚,对国家、社会、家庭、亲友莫不尽职、尽责,老天何不见容?
    自该医生初诊之后,王君夫妇因听说胰腺癌乃“癌中之王”,化疗“得不偿失”,心情极为压抑,以致寝食不安。于疾病之诊疗方面亦大乱分寸,既不去医院复诊,亦不愿进行化疗,有友人建议不妨服些中药,服了几帖,自觉未有改善,也就不服了。不过,王君夫妇也並非放弃治疗,而是到处寻求奇方异法,希图“出现奇迹”。人的思维常有矛盾现象:越觉陷入绝境、越有求生欲望,指望能绝处逢生。而大千世界各种信息纷至沓来,人们又往往会按自己先入为主的想法选择性接受。在这方面王夫人表现尤为特出。
    王君之夫人亦浙江人士,小王君数岁,原在出版社任会计之职,不过虽精于财务计算,却每在大节目上把握不准,故王君常谓之“聪明面孔、笨肚肠”。当然这是他们夫妻相爱中戏谑之语,王夫人其时恰好刚退休不久,先生出此变故,爱夫心切,自然全力注意搜寻各种治疗之法,而且说得越离奇者越信,她的哲学是:坚信“天无绝人之路”,既是病、总有治疗之法,只不过未被发现、未被验证罢了。而王君是艺术家,艺术重形象思维,对新奇的事物容易在感情上接受,更何来自相濡以抺的夫人的意见。所以自初诊之后几个月中已经试验过蒸汗排毒疗法、古方穴位理线、火罐拨毒治疗诸法,却似乎也未见疗效。

    一日王夫人自外面归来,面露喜色对王君说打听得有“辟谷疗法”可治此病。说是:“古人说‘人吃五谷难免不生灾’,所以要不生灾,办法便是不吃五谷,这便是辟谷疗法的根据。”
    “不吃饭,要饿煞哉”王君道
    “不吃饭可以‘服气’,服天地之精华,可以強身治病,人家说的,已经治好好多这种病了”王夫人就是不愿提这个“癌”字。
    王君想起以前确实听说过有什么辟谷之法,许多企业界人士甚至趋之若鹜,想来或许有些道理,于是表示可以试试。王夫人又道:
    “你想:糖尿病也是胰腺的毛病,病人的胰岛素不够了,所以一定要少吃饭,这也就是辟谷能治胰腺毛病的根据。”王夫人被人洗过脑了,说得有根有据。
    三天之后,王君夫妇上了一家什么公司接客的面包车,车上还有7、8个人都是去辟谷治病的。汽车出城后进入山区,在山区又行使了3、4个小时,到达一处寺庙门前停下。只见庙门上有“山清宫”三个大字,来迎接的人有着道士装的、有着便装的,还有一人穿了一件泛黄的、皱巴巴的白大褂,登记、收费、量血压、安排住宿后,众人被集中到殿前,连同先期到达的共约二十余人,跟随老道进香礼拜。众人看这老道,约莫六、七十岁样子,须发花白,面色到是红润。小道称系该道观主事,法号紫金真人,今年已经88岁高龄云云,紫金真人颂经为各人祈福。然后有工作人员领至斋堂,各人喝了一种有着枸杞、红枣的“养元粥”,暂时充饥,言明次日起即不再进食,需坚持三天,必大利于病。
    次晨旭日东升,众人被集中于后山盘腿而坐,紫金真人授“吐纳之法”即有意识地将呼吸放慢,又张口吞气,名曰“服气”,谓是吸收天地日月之精华,能在人体内合成高能量物质,荣养人体、却病延年。众人坚持了2、3小时,饥肠辘辘,纷纷起身,欲回宿舍,老道只好作罢,称待晚间月明之时还需前来再做“功课”。随后让小道向各寝舍送去“玉露饮”,众人饮了,估计是一种米浆之类,稍解饥渴。及晚,月光之下复又练习吐纳服气之术,练了个把小时,众人纷纷自动解散,又复要求服那玉露饮果腹。並有人取出自备点心吃了。王君未曾想到来辟谷还需自带点心,只好靠那“玉露饮”免強维持,幸王夫人到底心细,带了两包巧克力略补不足。又两日,众人似乎皆未得着天地精华之能量,除两人外,皆感体力不支,表示“吃不消(受不了之意)”,而该两人则谓“已经得气”、“周身舒坦”,众人皆疑此两人是“托儿”。王君此时也已明白是上当受骗了,因此事是夫人主张,也就不提了。众人亦因是自己未能坚持做这“功课”,而且多有病痛在身,也无精神追究此事之真伪了。
    王君在家将息半月,学校领导亦曾前来探望,並建议到正规医院治疗。恰好其夫人又打听得有御医之后,身怀祖传专治胰腺癌之秘方,在市郊某处悬壶济世。王君虽觉多次折腾,並无实效,但觉有病不治也不是办法,何况据夫人说此人之祖先曾以此秘方治愈乾隆皇帝的“胰腺毛病”,乾隆皇帝並得高寿等语。王君想到历来有“秘方气死名医”之说,试试何妨。于是由夫人陪同,跟了介绍人、据此人说其兄亦是此病,已用该方治愈,来看了这御医之后。花钱逾万,得了秘方回家虔诚服用。王君之病本是因劳累之后头昏无力就医检查而发现,其症状並不十分明显,即黄疸亦需仔细分辩方才察觉。孰料服了乾隆皇帝服的秘方将近一月,这黄疸反而明显起来,食欲亦明显减退,自料必是疾病发展了,心中大惊,夫妇二人商量此事总得让儿子知道,遂告知在外地工作的儿子。

    其子得悉,迅即回家探视,了解治疗情况,深觉不妥。上网一查,知某大学医院其实近在咫尺,随即预约专家、陪同前去诊察。专家详细了解病情並作了有关检查,发现有药物性肝损伤情况,追问所服何药?答以:秘方。王夫人嘴快,说是乾隆皇帝吃的专治胰腺毛病的秘方。专家忍俊不住,笑曰:乾隆皇帝的御医没有CT怎么诊断胰腺的这个毛病?而且他们恐怕连胰腺也是不知道的哩。由于药物肝损伤严重。便接受其入院诊治。
    经过一个階段的治疗,肝损伤的情况好转,王君食欲改善,黄疽亦有减退。医师又对其胰腺及肺部情况进行了复查,发现与半年前所查並无变化。
    某日下午三时,一间会议室内,20多位各级医师正襟危坐,消化病科举行病例讨论会。经治医师报告病历:病人王顺泰,入院诊断为胰腺癌肺转移,药物性肝炎。经治疗后药物性肝炎好转,唯本医疗组对胰腺癌肺转移的诊断似有疑问,特提出讨论。
    消化科张副主任医师认为胰腺头部肿大,肺部有转移病灶,可诊断为胰腺癌肺转移,癌症虽是进行性进展之病,但半年无明显变化並不足以排除。
    应邀前来的放射科王主治医师读CT片指出:此病人肺部之小结节状病灶,由于病灶过小並未见明显的肿瘤特征,目前虽不能确定是否为肿瘤转移病灶,但是肿瘤转移病灶的可能性很小。胰腺头部均匀肿大,确有肿瘤的可能,不过与常见之胰头癌似不尽相同。
    李主治医师強调病人肿瘤指标CA199明显增高,确应考虑诊断为癌症。
    赵副主任则称不然,凡阻塞性黄疸者此指标皆高,即非癌性病变亦是如此。
    讨论正在热烈进行之中,主持讨论的消化病科沈主任却让其研究生孙医师介绍一篇“免疫性胆胰疾病”的文献综述(汇总),其中有IgG4胰腺炎的毛病,並提到此病可引起胰腺肿胀,若在胰头部表现明显,即有可能被误诊为胰头癌。
    沈主任称此病为病人免疫功能紊乱引起,並不多见,以往医界对此病缺少认识,近年开始受到重视:验血查IgG4若高于130微克/dl,即可确诊,用免疫抑制剂治疗有效。沈主任遂吩咐为病人作此检查。孰料孙医生取出一纸化验报告,称已为病人作过此项检查,结果为386微克/dl……
    沈主任对他这个学生的机敏、心中甚为赞许。在会上表示:医学无止境,为医者须树立终生学习的信念,方能更好地造福病员、服务于大众。

    散会,王顺泰夫妇得知,喜极而泣。
    出院,免疫抑制剂治疗,黄疸消退。

    一幅名为“白衣天使”的油画表达了病人的心声,挂在消化科办公室的墙上。

 

上一篇: 鄂尔多斯盆地西缘发现大中型铀矿 下一篇: 火星人、火星文、火星移民……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