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会员作品>>新作综览
【游记散文】圣保罗一瞥
[2018-05-28 11:19:15]

 

【游记散文】

圣保罗一瞥

杨秉辉

    巴西圣保罗为南美洲第一大城、世界第六大都市。圣保罗市车水马龙,高楼摩肩接踵。不过今非昔比,高楼大厦对于如今如我等之上海游客已无任何吸引力,也就一走而过便了。
    伊比兰加博物馆又称独立博物馆,在圣保罗市东南的伊比兰加河畔,为独立纪念公园的一部分,建于1895年,楼高两层,体量亦不过大,外墙呈柠檬黄色,阳光照射下十分耀眼,整体建筑呈文艺复兴时期风格,荘重典雅,由意大利著名建筑师贝斯设计建造。馆藏有关巴西独立的文物,参观时我被博物馆外形吸引,並未入内参观,而在其门外绘得速写图一幅,我之钢笔风景速写少用颜色,但感其柠檬黄色与周围绿树相映甚是和谐,乃敷以淡彩,自觉效果尚佳,虽未入内参观,但得一图,亦不为枉也。
    博物馆建在一小山坡上,坡下即独立纪念公园,蒼松翠柏,简约自然,面积虽不大,但却有如法国凡尔赛宫花园之格局。在公园里越一条公路(这条公路实在应该改道),即到达伊比兰加纪念碑,即独立纪念碑。碑体的主体为四边形,但中段向前突出,形成丰富的层次感。碑的四周各有一有一面长达十余米的青铜浮雕,所塑皆独立战争时之军阵,碑顶有一组青铜塑像,为国王佩德罗一世与他的将军们,他们似乎在高呼独立宣言中的名句:“要么独立,要么死亡”。碑前有长明火,代表着巴西的自強不息。
    说起巴西的独立,还有些传奇色彩。因为独立运动的领导人不是别人,而是葡萄牙的皇位继承人。原来拿破仑席卷欧洲之时,葡萄牙王室、包括七大姑、八大姨,以及文武百官共万余人横渡大西洋来此避难。等到拿破仑遭遇滑铁卢,他们又返回复国。巴西是他们的领地,也不能全部一走了之,便留下太子在此摄政。老国王的原意大约是让太子“锻炼、锻炼”。不料这位太子在巴西当实习国王不过一年,却雄心勃勃,领导巴西人民造起了老国王的反,要脱离葡萄牙独立。当然先礼后兵,先将独立申请书送达葡萄牙国会,一时里斯本大哗,多数议员主张发兵讨伐,但议论良久,终无实际行动。一则是虽已实行宪政,但在巴西造反的即是本国的皇位继承人,老子打儿子有点说不过去。不过,我以为主要的恐还是其时葡萄牙国力已衰,调兵谴将横渡大西洋谈何容易,也只好由他去了。于是1822年9月7日太子便在这伊比兰加河畔宣布巴西独立,建立巴西帝国,並自称佩德罗一世国王。1831年传位于其子佩德罗二世。佩德罗二世励精图治,巴西逐步发展,至1889年国王退位,改制共和。从殖民地到共和国,巴西实现了平稳过渡。
    圣保罗市中心的圣保罗大教堂是巴西最大的天主教堂,为纪念圣保罗建城400周年建成于1954年,为一座哥特式、拜占庭式兼备的教堂建筑。据考圣保罗市建城之始即为天主教封保罗为圣徒之日。故其时即以“圣保罗”之名命名城市。教堂门前广场有圣保罗像,高大修长,作悲世悯人之状。本拟作一风景速写,奈导游再三強调,此处治安甚差,游人不宜单独行动,又见广场上、教堂前流浪汉、行乞者果然甚多,未敢过多滞留,与众人进了教堂,神圣之所、得天主保佑想必安全。
    国人在海外旅行,旅行社方面多有参观当地唐人街之安排,主要是为找中国餐馆吃饭。但在圣保罗却有点特别,那儿华人聚居区却称做“东方移民商业区”,其街灯采用的竟是日本宫灯式样,原来该区亦是日本移民聚居之处,无怪乎看着总觉别扭。在华人餐馆用餐后,候车出发,却意外发现路边花园中有一花岗石日人雕像,座上书汉字“四等勋古贺三郎”,询导游这古贺是何方神圣?只答:“他们日本人搞的”。后来知道日本明治维新后,开始有了世界意识,既然日本地少人多、难以维持生计,何不向海外移民。于是就有人组织移民,有古贺氏者组织移民巴西,日政府为表彰其功绩,授四等功勋以奖励之。其实自清代后期,中国人亦多海外谋生者,流落国外、甚至当了“猪仔”,任人宰割,但天高皇帝远,大清皇帝自顾不暇,那有顾及海外子民的意识呢。
    拉丁民族本性浪漫,处于地球的另一面的南美洲、不但地域上远离宗主国,在文化上亦多离经叛道,更况在南美洲还受看印地安人、黑人的影响,故在性观念上,更显开放。据说在南美诸国之中又以巴西为最。在圣保罗的一些僻静街巷,每到夜晚即不再宁静,夜总会中男人们围着餐台大杯、大杯地喝着啤酒,放荡地大笑。女人们穿得比海滩上的比基尼更少,或则投怀送抱,或竟跳上餐台扭动身躯,惹得男人们狂叫。  

               圣保罗歌剧院(上图)

圣保罗街头纪念碑(下图)
 

 

 

上一篇: 懒惰的癌 下一篇: 博览精思 用爱耕耘——向卞毓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