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会员作品>>新作综览
【游记散文】狮子国中狮子岩
[2022-02-09 12:14:02]

 

【游记散文】

狮子国中狮子岩

原创 杨秉辉

    浩瀚的印度洋上,碧波万顷。
    印度半島的东南角,隔着保克海峡有一大岛,略呈梨形,名为斯里兰卡,在僧伽罗语中为“乐土”之意。这块乐土面积65610平方公里,有人口近2000万,75%为僧伽罗族,泰米尔族人约占15%,通用僧伽罗语、泰米尔语与英语。居民70%售信奉佛教,少数信印度教、伊斯兰教、基督教等。

    佛祖之泪

    斯里兰卡为南亚古国,古代中国多称其为狮子国。公元前5世纪南亚次大陆的僧伽罗人即渡海来此垦植,並建立国家,公元14世纪泰米尔人移入,公元16世纪起先后有葡萄牙、荷兰、英国入侵,最终为英国所占。二战后期,英国自顾不暇,斯里兰卡获得自治。战后,1948年宣布独立,称钖兰共和国,1972年改称斯里兰卡共和国,1978年又更名为斯里兰卡民主社会主义共和国,不过,它这“民主社会主义”与我们所理解的“社会主义”並不是一回事。
    斯里兰卡北部多平原,中部为高地,地处热带,为热带季风气候,一年中分雨旱两季,阳光雨水充足,森林覆盖全境,茶叶、橡胶、椰子为主要产品。宝石、尤其蓝宝石产量列世界前茅。有“宝石之国”之称。
    有人称斯里兰卡为印度洋上的珍珠,不过珍珠该是圆形的才好,而斯里兰卡島並不圆。有人说斯里兰卡是佛祖的一滴眼泪,说是眼泪到是有点像。斯里兰卡是佛教国家,佛祖的一颗佛牙就保存在斯里兰卡,佛祖在其下悟道的菩提树的一支至今仍在斯里兰卡根深叶茂,佛祖有意福泽斯里兰卡之民,在他们的地下埋藏了大量的宝石。可惜自16世纪以来,这块“乐土”饱尝欧洲列强的入侵,直到1948年方才独立。到了近代,从1983年起又发生内战,泰米尔人的“猛虎组织”要求独立、在北部建立泰米尔人国家,惜乎他们釆取的斗争方式是恐怖行动,甚至准备用“人肉炸弹”炸掉佛牙寺,因此不得民心,亦为国际舆论所不容。猛虎组织与政府之间的争斗,将近30年,至2009年始为政府军平定。这场内战死人无数,弄得斯里兰卡民生凋零,北部地区更是千孔百疮。甚至我们此行亦只安排了中部、南部地区,北部的古都便因住宿等设施欠缺,未能前去探访。灾难深重的斯里兰卡,佛祖亦为之流泪。
    不过如今内战已经停止,国家经济复苏,人民生活安定。斯里兰卡之形状若女士项链上之吊垂,而且应即是斯里兰卡所产之蓝宝石吊垂,装扮着印度洋上的这块乐土,祝愿斯里兰卡的人民从此幸福安康。

    狮子国中狮子岩

    11月中旬的一天下午,上海初冬之时,我们一行随旅行团自浦东机场乘我国东方航空班机直飞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航机在万米高空飞向西南,经云南、缅甸上空,转而沿印度东海岸南下,飞行约7小时许扺达科伦坡机场,机场有一定规模,设施亦尚良好。该国时间较我国晚两个半小时,抵达时约为当晚11时许,通关方便。当地导遊接着,合掌为礼,並为每一遊客献一鲜花花环,令人颇觉温馨。该导遊为一40余岁之当地男士,面目和善,自称名为莫汉,並不会讲华语,故另聘有一张姓华人女孩为作翻译。张小姐来自广州,自述师范大学毕业后“穷遊”来此已半年,为旅行社打工云云。张小姐身材娇小,典型广东女孩形象,众人皆为其独自一人闯荡世界点赞。
    出得机场,便觉热气阵阵,我们又重回夏季。本团一行18人,旅行社派出日产中巴车来接,车尚新、亦整洁,中年司机之外,另有一青年行李员,记得在印度旅行时亦有随车行李员之设,谅为增加就业机会之意。当晚送入机场宾馆休息,宾馆虽不豪华,但设施齐全,众人各归房中休息无话。
    科伦坡机场名班达拉奈克国际机场,距科伦坡市约30公里,有中国援建的该国唯一的一条高速公路通达。我们所经其余一般公路多为两车道,尚平整,好在车不多,行驶尚称顺畅。自机场旅社向东北方向行驶约4小时许到达斯基里亚。一路上滿眼青翠,椰林遍野,但並未见田亩、农夫。至一处,透过树丛见有棕色山岩横亘于前,导游称便是狮子岩了。
    想去看狮子岩,是此次斯里兰卡之行最初的动因,旅行资料上有“澳大利亚的艾尔斯岩加上柬埔寨的吴哥窟”之说。吴哥窟是去看过的,在科技尚不发迏的年代,建成如此规模巨大的、工艺精美的建筑群,不由得你不敬佩人力之伟大。艾尔斯岩在澳洲沙漠之中、人跡罕至,一直无缘得见,不过从图片上看,厐然巨石突立荒原之上,亦足令人惊叹自然之雄奇。两者兼得的狮子岩自然是值得一看的了。
    狮子岩的历史亦甚值玩味,狮子岩的正式名称为斯基里亚峰,为一巨石突兀于平地之上、峰顶距地面200余米,海拔349米。自公元3世纪起有僧人在此修行。公元477年其时的达都舍那国的皇长子迦叶波、杀父篡位来此建造皇宫。迦叶波为皇长子,本来继位有望,唯其生母出身低微,而其弟目犍连则为王妃印度公主所生,因两人之母贵贱有别,迦叶波逐渐失宠,继位难望,遂弒其父並目犍连之母等而篡位。迦叶波篡位既成,自称迦叶波一世,因恐逃亡印度之目犍连回国复仇,乃将国都自阿奴拉特普拉迁至斯基里亚,並在斯基里亚峰上大兴土木,建成豪华宫殿,将宫殿建在山上是以为易守难攻之意。山下则开掘人工湖、护城河、建造花园供其享乐。迦叶波在位18年,公元495年目犍连在其印度外公、舅父等帮助之下复仇,迦叶波战败自杀,斯基里亚峰上的宫殿从此无人问津。
    据说斯基里亚峰上的宫殿甚至被世人遗忘,直到1894年方被欧洲的一位考古学家发现。如此说来此地之宫殿被遗忘近1400年,远比柬埔寨丛林中的吴哥窟、秘鲁安第斯山中的马丘比丘要远久得多。不过我想这或许也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是欧洲中心论的思维。此处的林不算密、山不算高,土著民未尝不知山上有些断垣残壁,只是他们不知其历史、考古、艺术上的价值,不会圈起来收门票、更不会向世人宣传说是“艾尔斯岩加吴哥窟”罢了。16世纪起葡萄牙人、荷兰人、英国人入侵,主要也是入侵沿海地区,在于掠其香料、珠宝之类有经济价值之物品。这斯基里亚在岛之中部,石山光秃,掠者未必心仪,或许视而不见。到了19世纪后期,资本世界成熟,有了文化掠夺的基础,探险家、旅行家、考古学者到世界各地奔波,吴哥窟、马丘比丘、乃至我国敦煌的藏经洞、不是大多在这一时期被他们“发现”的吗?
    不管怎么说,这狮子岩总是被发现了,斯里兰卡独立后整修了山道,方便上下。山下人工湖犹存,花园早已  不复存在,近年为发展旅游事业,修筑公路、设置停车场,成为该国的一大景点。
    狮子岩看点有三:
    一是山形为巨岩,突立独行于平地之上,若巨狮卧伏于地,故有狮子岩的俗称。该国之民于狮子真是情有独钟,他们的国旗上就有狮子的图形,而且一直被人称为狮子国。缘是他们认狮子是最強大的动物,虽然斯里兰卡岛上从未有过狮子的踪影,但並不妨碍他们自认为是狮子的传人,就犹如我国民众自认为是龙的传人,而除了叶公、谁也没见过真正的龙一般。为应其事,迦叶波时期在半山道上曾塑一巨狮之形,不过早已崩塌,今只余狮之两前爪,各有一米多宽供人指点。
    二是山上宫殿经1500年之风雨,皆已呈废墟,从残存之基石看,规模确实不小,然屋既无存,也就不能比之吴哥窟之令人尚有一完整印象,而生感叹了。据说宫中原有许多精美壁画,自然亦皆无缘得见了,然一处山岩石壁上尚残存20余幅仕女图,估计所绘应为迦叶波之嫔妃之类,皆有冠带而裸上身、下体则为云雾所遮,丰乳细腰,形态优美,以红、黄、绿、黑诸色绘就,至今犹甚鲜艳。被视为斯里兰卡古代艺术诊品,1982年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三是山道上有一墙,其光如镜,上面镌刻有迦叶波王朝时期的诗歌,千年风雨之下,竟还有若干尚可辨识。僧伽罗文多圆形,大圆中套小圆,华人多戏称其为蜗牛文,吾等自目不识此蜗牛文,但该国已有学者整理出版,我国亦有译文,试举一首为例:“两女相依各美颜,恰似紫荷绕金莲,黄昏登顶抬头望,疑是双葩开眼前。”人说诗是不能翻译的,弄不好气韵尽失,我读此诗亦有同感。不过总是1500多年前遗存,可以窥见其时的社会、文化、审美观念,应该也是有价值的。
    狮子岩山不为过高,但山路嫌陡,当地有土著居民多四、五十岁男性,形体消瘦、衣衫破旧,见有年岁稍长者、不论男女,即尾随左右,上坡时以手扶人之背,为助力之意,挥之不去,索要小费,令人不快。想起我国西南山区景点,有抬滑竿的,抬人上山,尽挣力气钱,令人敬佩。该国此类人员谅无此力。在柬埔寨名胜崩密列,亦曾见有类似掺扶之人,不过皆中年女性,並穿着统一衣服,给点小费到也罢了。
    解决之法,我想应是:援其建一缆车,並将此等人员录用做点小事,使彼等亦有生计,则主客皆便了。

狮子国的国旗

 

远眺狮子岩

狮子岩的登山道

    原载;杨秉辉著:<<惊鸿一瞥十八国>> 复旦大学出版社 2018


     

    杨秉辉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曾任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院长。多年来从事肝癌的临床研究工作,不仅在学术造诣上颇多建树,而且热心医学科学普及与健康教育工作,发表各类科普文章近千篇,获上海科普教育创新奖科普杰出人物奖,现兼任上海科普教育发展基金会院士专家顾问委员会成员、《“60岁开始读”科普教育丛书》顾问、上海市科普作家协会终身名誉理事长。

 

上一篇: 【医学科普小说】殷经理的困惑 下一篇: 【游记散文】波罗的海三国惊鸿一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