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新编】伯夷叔齐之死 (续)
[2020-02-16 13:39:40]

 

【故事新编】

伯夷叔齐之死 (续)

原创 杨秉辉    上海市科普作家协会

    孤竹君的两个儿子伯夷、叔齐为相互禅让王位,双双逃了出来,住在周西伯的养老堂里。这回因为纣王无道,周王武准备伐纣,二人以为武王伐纣是以下犯上的不仁不义之举,决定“不食周粟”离开了养老堂。二人辗转来到了首阳山,在一个石洞里住下。第二天他们先试着吃松针,但发觉这东西又粗又苦,实在难以下咽。后来又试着吃薇菜,还行。据鲁迅先生考证说:做法有薇汤、薇羹、薇酱、清炖薇、原汤闷薇芽、生晒嫩薇叶……后来薇日见其少,他们的生活就日渐艰难了。恰好这附近的首阳村有位“一等高人”小丙君上山来,本想找他兄弟二人谈谈诗的,却发现他二人谋生不暇,何谈诗歌?而且他们的作为和议论也尽失诗的敦厚与温柔。失望之余回到家中忿然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难道他们现在吃的薇,不是我们圣上的吗?”小丙君在家的议论,他兄弟二人自然是听不到的,但是他家的婢女叫阿金的却听了去。
    这阵子首阳村的人大多去看过了这两兄弟,看的结果都说“不好看”。阿金得着她主人的这两句话,也跑上山来,对着这两个老头说道: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难道你们现在吃的薇,不是我们圣上的吗?”
    伯夷叔齐听得真切,这最后一句不蒂是个晴天霹雳,震得他们发昏,等到清醒过来,那丫头已经不见了,薇,也是不能再吃的了。
    过了几天,听说“山上的两个老头死了”,阿金却有些内疚,觉得伊对他们说的话似乎是太刻薄了些。但吴是伊忽然想到:着兴他们只是饿昏了,于是便跑上山去,仔细测量,似乎确实还有点气息,便验证了伊的估计,于是飞快地跑下山来,取了两罐米汤,给两个老头灌了下去。大约过了烙3个饼的工夫,两个老头慢慢地有了点生气,见他们醒了过来,伊便对他们说:
    “做人不必过于古板,你们饿死了,又有哪个知道你们的主张唦?”
    伯夷只是摇头,叔齐也不言语。
    阿金下得山去,说与众人:山上的两个老头“只是低血糖”而己,已经被她救活。
    众人都夸阿金良心好,说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不过,光靠今天灌了两罐米汤,也不能保他俩个活命,每天送些饭去到也能做得到,只是他两个“不食周粟”,让人犯难。商量了半天,大家决定秉承先王敬老的意思,成立一个“拯救山上老人委员会”,简称“救老会”,就推阿全做了会长,阿金是个明白人,觉得这事还得小丙君支持才行。于是大家又推年纪最大的大乙君去与小丙君说:请他担任“救老会”的名誉会长。小丙君虽觉得两个老头诗做得不好,但是若是在他的领地里饿死了人,传出去也不好听,便也同意了。
    难度还是在于两老头“不食周粟”这件事上。阿金一夜未眠,居然被伊想到一条妙计:不是“不食周粟”吗,就弄些红薯给他们吃,不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吗,就说这东西是国外进口的,怎么证明是外国进口的呢?有了,家里小少爷吃的奇肱国进口奶粉的罐子还有,拿它装了去,谅他们也不识这奇肱国的蝌蚪文。
    这一计居然成功。伯夷叔齐吃了“奇肱国的”红薯,自然是比吃薇的营养好多了,而且味道也好,伯夷不好意思说,叔齐甚至表示:如果能多些,则铭感于五内……

    得着“奇肱国”红薯之力,二人居然扛过了一冬。冬去春来,首阳山已是莺飞草长了,不但薇又长了出来,而且长出了许多不认识的野菜。几个月红薯吃下来终觉单调了些。一天叔齐在山洞外打了一阵子太极拳,忽然发现不远处有一种开着小红花的嫩草,随手采了一些,放在口里咀嚼,但觉酸中带些甜味而且满口生香,便采了一捧,又去池塘边洗了一洗,要带去给他长兄吃,他对于这位长兄是十分敬重的。但是走到洞口,他忽又想到上回因为阿金说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话,让他们几乎饿死,但是他又想到阿金说:“做人不必过于古板”的话觉得也有道理,就比如说他们住的这个山洞,不也是“王土”吗。再说了,因为纣王无道,武王才去伐纣,“天下唯有德者居之”,我们又何必为无道的纣王殉道呢。想到这里叔齐下了决心,要将这些野菜献给伯夷吃了。
    也不知伯夷是在美食前面动了心,还是对这事也想通了、还是有些老年痴呆了,叔齐没多费口舌,他这位长兄竟也吃下了这些野菜。
    春夏之交正是山中各种野菜蓬勃生长之季,阵雨过后枯木上甚至长出蘑菇来。二人大喜,以为天降甘露,长出“茯苓”。各种野菜、野蕈,他们大多並不认识,但都被采了来吃。野菜采多了还向阿金讨了盐腌起来,留着慢慢吃。
    不过有一回也不知吃了什么野菜,兄弟二人上吐下泻。阿金见着大惊,回去报告了小丙君,小丙君便让请大乙君去看看,大乙君略通医道,村上的人有点头疼脑热的事都是大乙君治的。大乙君看了估计是吃了什么野菜中毒,便告诉他二人不可随便采食野菜,又让阿金烧些糖水、盐水来,让他们不吐時慢慢地喝下去,这样过了两、三天光景总算是慢慢地好了起来。
又有一回他二人皆觉气急胸闷,口唇青紫,二人同样病症,显然又是吃了不适合的野物所致。阿金又去请了大乙君来看,大乙君一望而知:野菜吃得过多所致。大乙君很有些生气,把他们狠狠地数落了一顿,不过说得兴起,竟至忘了这两人是他们“救老会”的拯救对象,毕竟大乙君也是老了,他说:
“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神农氏尝遍百草,凡能吃的都教民种植,这些野生之物大多是不能吃的,神农氏‘日遇七十毒’,这些“毒”多在山野之间,其中或有能作药用者,亦或有荒年之时能免強充饥者,亦只能偶尔少量食用,其实亦谈不上有多少营养。时下城里有些有闲阶层、饱食终日无所用心之士,鸡鸭鱼肉吃腻了,到这乡下地方来找寻野味、求个刺激,有要吃果子狸、蝙蝠肉的,结果吃出什么“萨斯”病来,其实即使吃这些野菜也是大有风险的,去年就听说本城有人来此采了野蘑菇吃死掉了。你二位老先生又何必学那些浮华之举。”
    大乙君说不能随便采食野菜也确有道理,不过他把他兄弟二人说成是有闲阶层、饱食之士来作浮华之举,却让他二人哭笑不得,但又有口难辩,只好由他教训罢了。不过大乙君人到不坏,发表了他的高谈阔论之后,又让阿金去取了一袋红枣来,说是他二人仍是因为野菜吃得过多所致的“亚硝酸盐中毒”,红枣中富含维生素C,食之可治此病。据阿金说红枣吃了两天,他二人的青紫确实是退了。
    青紫病事件之后大约有个把月的样子,一天阿金上山来看看他们,並再送些“奇肱国的红薯”来,却发现他二人倦缩在一起,呼之不应,气息全无,却是真正地死了。
    众人闻说都上山来看。大乙君在他们的床上却发现了一些未及吃完的东西,仔细看着,想了好一会,觉得可能是木薯,说是木薯含氢氰酸,生食毒性甚高,也不知他们从何处掘得此物食用,以致送了性命,他们“救老会”终未能救他二人性命,可惜、可惜。
    众人决议丧事从简,不发讣告也不开追追悼会,就地埋葬了。
    又过了些年,在二人荒冢前有了一块石碑,上书“孤竹国伯夷叔齐两王子之墓”,在他们穴居的山洞前亦有了一块木牌,写的是“伯夷叔齐故居”。据大乙君家儿媳阿金说:还准备筹办一个野菜博物馆,以便开发旅游云云。

此图采自《鲁迅小说全编》丁聪插图 漓江出版社  2000

 

    转载自医学科普与文艺创作

    杨秉辉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曾任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院长。多年来从事肝癌的临床研究工作,不仅在学术造诣上颇多建树,而且热心医学科学普及与健康教育工作,发表各类科普文章近千篇,获上海科普教育创新奖科普杰出人物奖,现兼任上海科普教育发展基金会院士专家顾问委员会成员、《“60岁开始读”科普教育丛书》顾问、上海市科普作家协会终身名誉理事长。

 

上一篇: 好好洗手一次,生日快乐唱... 下一篇: 抗疫正酣时抗癌传佳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