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会员作品>>新作综览
【医学科普小说】费老师之胸闷
[2018-08-29 12:50:23]

 

【医学科普小说】

费老师之胸闷

 杨秉辉 

    费老师教了一辈子书,当然是桃李满天下,这事暂且不提。费老师为人忠厚、本份,工作勤勉,家庭和睦,一辈子也就这么顺顺当当地过来了。三年前从市立第二中学退休下来,自有民办中学慕名前来邀请去“发挥余热”。费老师本也无可与不可之意,但费师母则以辛苦一辈子该休息、休息了相劝。费老师有一女,视若掌上明珠,又以此事相询,孰料她们母女同心,亦表反对。费老师遂从众议,宛然辞谢了邀请。

    费老师名恭伦,江苏吴江人士。吴江一地本属苏州地方,江南鱼米之乡,人杰地灵之地。费老师生得一表人材,皮肤白净、身材硕长,头顶虽已略见稀松,双眼仍是炯炯有神,戴一副半框眼镜,常穿一身灰色便西服,衬衫领头毕挺、足下皮鞋无尘。讲普通话,偶尔夹带苏白,语速稍缓、吐字清晰,尽显语文老师的职业素养。

    费老师退休在家每日读书、看报,练书法、听评弹,与楼下老王下棋、与对门老张谈诗。又应老张之邀参加了诗词协会,与众诗友填词吟诗,好不快活。复有区老年大学邀请前去讲授古诗词,老年大学校长为前区教育局长,多年的老领导亲自前来相邀,不便推辞,好在课时不多,便承应下来。费老师的退休生活到也丰富多彩。

    费师母原系区中心小学教师,早费老师两年退休。女儿、外孙全不劳她费神,两家长辈亦多由其他兄妹照顾,她只一心照料老伴生活起居。有一女大学金融专业毕业,即在同城一大银行工作,其东床佳婿便是一国营保险公司部门经理,夫妻恩爱,生有一子,已读小学。费师母贤淑且善持家,故费老师退休后生活甚是安闲自得,虽不富有,但衣食不愁,能尽享生活之乐趣,对费老师这样的知识人士而言、亦已觉十分满足。

    费老师之“满足”还包括对健康方面的满足,原来每年体检老教师中多查出有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脂肪肝之类的常见病,而费老师则全无此类问题,不只老同事称赞,年轻同事亦多羡慕。每每谈及此事,众人多夸是费师母照料之功,费老师则唅首微笑。

    费老师出身于吴江梨花镇一个大户人家,那地方小桥流水梨花翻白、深宅大院书声朗朗,端的是人文汇萃之地。费老师出生不久费老先生死于咳喘之疾,于是家道中落,但费家重视教育,几个孩子都学有所成。费老师师范大学毕业,身高一米八十,体重不足百斤,不过虽不壮实,却少生病,用师母的话说是:连感冒、咳嗽都少有。费老师生性好静少动,不嗜酒,但吸烟有了些年头,一般每日一包左右,也曾努力戒过,终未能成功。

    最近半年来费老师常觉有些胸闷,尤其是上楼之时,费老师家住三楼,虽尚不至中途要休息,但爬上三层楼确实是有些胸闷闷的了。费老师乃悟:“老之将至矣”。一日说与师母听,师母力主去医院检查。

    市立第二医院门诊部大厅人头钻动,挂号前先由护士预检分诊:

    “哪儿不舒服?”

    “胸口闷”

    “坐着都闷还是活动之后闷?”

    “活动之后闷”

       “挂心脏科!”

    在心脏科诊室门口等候了个把小时,轮着费老师进诊室了。接诊的是一位中年的女副主任医师,看见费老师的病历封面上写着“市二中学退休”字样,知是一位老师,到也恭敬,问诊也还仔细:

    “……是否常有咳嗽、吐痰?”

    “没有”。

    “平日有无气喘发作?”

    “只是上楼或快跑、如赶公交车时有点呼吸急促,平时不喘”。

    “吸烟吗?”

    “吸烟的,多年了,戒不掉了”。

    女医师听了听心肺,未发现明显的异常。女医师的专业是心脏科,还读过心脏专业的研究生,在她看来这位老人既不咳嗽亦非气喘,肺部亦无啰音〔一种异常的呼吸音〕可闻,其所觉胸闷又主要见于活动之时,应非呼吸道疾病而很有可能是冠心病了。当然冠心病多见于高血压、糖尿病、高血脂之患者,此病人並无此基础,不过,作为心脏专科医生觉得並不能以此否定此病之可能。于是给病人开了心电图、心超声、血脂、血糖等检查以求证实,费老师称谢而去。

    诸项检查结果俱属正常,费老师对该女医师印象颇好,仍请其复诊。

    女医师觉得这些基本检查正常並不能排除冠心病,乃提出宜作冠状动脉CT造影检查,並解释为此项检查乃是冠心病诊断之“金标准”。费老师依言检查,结果却未见有冠状动脉各分支阻塞之情况。复诊,女医生告以“大致可以排除冠心病”。这让费老师很觉困惑:那么是什么病呢?女医师无解,给费老师开了些“冠心丹参丸”之类的中成药,称不妨观察、观察。费老师觉得已经“金标准”检查並无动脉阻塞,应可绝对排除冠心病,怎么还让吃治冠心病的药呢?不是冠心病又是什么病呢?心脏科医师无解,费老师当然更无解,不过费老是知识人士,也理解医生对病人疾病的认识也需要有个过程……

     冠心丹参丸吃了未见效果,复诊。医师解释称:近来有研究认为如你这样冠状动脉主干虽无明显阻塞,但心肌中的微循环、即更细小的动脉分支包括微血管的血液循环可能不良,也会产生症状。而这类丹参制剂可以促进新生血管的产生,有利于心肌微循环的改善,故有“药物搭桥”之说。医生作此解释其意在于劝其继续服用冠心丹参丸观察。

    费老师确曾听说过冠心病有“搭桥”治疗一说,既然服此药可有“搭桥”之效,可免于手术自然是好。心中对该医师博学多识,亦是敬佩。

    不过敬佩归敬佩,冠心丹参丸吃了大半年,情况並无改善,活动后仍感胸闷。以致参加老年大学的课程、诗词学会的活动因为都在四楼、五楼,恰好又无电梯,每次去都有点力不从心了。费老师理解:中药作用缓和,“搭桥”要点时间……

    这年推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全科医师与居民签约服务。费老师家所在枫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有“任珍珍家庭医生团队”与费老师家签了约,任医师以及她的助手赫护士还对签约家庭作了家访,得知费老师在市立医院诊断为“冠心病”並一直服用冠心丹参丸等药,但似乎未见明显效果。

    却说这任珍珍医师亦是苏州人,毕业于苏州大学医学院获硕士学位,並经过全科医师规范化培训,持有卫生部全科医师执业证书。任医师看上去不过30岁左右,待人接物落落大方,言谈举止甚是得体,这让费老师夫妇甚是满意。

    既然已经签约服务,费老师对任医师亦甚满意,便不去市立医院随诊,需服之冠心丹参丸等药亦皆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配服。一日在任医师处随诊,任医师了解到费老师曾作冠状动脉CT造影,並未见有冠状动脉各分支阻塞之情况,亦感不解,遂进一步询问费老师是否知道何以仍诊断为冠心病之事。费老师感到这任医师果然认真,遂以心脏专科医师之可为能为“心肌微循环不良”之说告知。任医师从病人处获一新知,连连称谢,下班后一查文献,果有此说,且知若冠状动脉血流缓慢亦可有类似之情况,深感医学真是学无止境。

    任医师是全科医师,全科医学的理念之一是“以问题为先导”,解决病人的健康问题方是道理。任医师陷入深思之中:“心肌微循环不良”说,固可解释冠状动脉各分支並无阻塞而仍有冠心病症状之情况,但终究是个“小概率”的现象。再说她这病人既无高血压、高血脂,亦无糖尿病,发生冠心病的概率也不高。何况病人已经服冠心丹参丸等药大半年了,並无效果,会不会不是冠心病呢?不是冠心病又是什么病呢?这位病人吸烟多年,会不会是呼吸系统疾病、比如“慢〔性〕阻〔塞性〕肺〔病〕”呢?但是,若是慢阻肺、怎么既不咳嗽又不气喘的呢?费老师的疑惑也让任医师陷入了疑惑。

    任医师不但工作认真,学习也十分认真,工作之余认真研读各种医学杂志。一天她在一份名《栁叶刀》的著名的医学杂志中读到一篇中国学者的研究报告,其文章的大意是说:

    我国慢阻肺、即慢性支气管炎、哮喘、肺气肿、肺〔原性〕心〔脏〕病等一系列疾病的总称,患病率在20岁以上的成人中达8.6%、若计40岁以上者则为13.7%、60岁以上者则占27%,以此推算我国患此病之人数高达1亿!吸烟是主要的诱发因素,空气污染、体重过低、父母有呼吸道疾病史、儿童期有慢性咳嗽等亦与此病的发生有关。

    文章还提到在我国民众对慢阻肺患者的知晓率不足10%,而即使是慢阻肺患者曾作肺功能检查者还不到10%,不查、不知,谈何治疗? 任医师读到此处感慨万千,全科医生在社区第一线工作,慢性病防控是职责所一在,真是任重道远啊。

    任医师读书认真,忽然有一行字跃入眼中:在全部慢阻肺患者中超过60%的患者並没有咳嗽、咯痰、喘息的症状!这一数据让任医师大感意外,定神再看:这一研究是以肺功能的损伤为依据的,换句话说,即使没有咳嗽、咯痰、喘息的症状,他们的肺功能已受损伤,事实上已是慢阻肺的患者。所以该文的作者提出:若要早期发现慢阻肺应该推广肺功能检查。

    肺功能之事任医师原本了解不多,赶紧补课:原来人体的肺功能强大,平日所用不过半数而已,另一半则为备用。因此肺功能损伤若不过半,甚至可无任何症状,而若出现咳喘之症状则可估计肺功能已损其半。而肺功能之损伤若已过半则势难恢复,但若在早期发现,积极治疗则可有明显之改善。书看到这里,任医师掩卷而思:全科医学之理念为预防为主,若要预防慢阻肺自以控烟为第一要义,但早期发现、积极治疗亦是重要之事。

    想到这里任医师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人影:此人吸烟年久、体形痩长、体重不及百斤、据说其父死于咳喘之症,近年活动之后常觉胸闷、而冠脉造影並无冠状动脉阻塞,他会不会便是慢阻肺呢?

    第二天一早,任医师上班时看到费母出门买菜,便托费师母转告费老师便时来门诊商量一事。九点刚过费老师已经应约而来,任医师乃以宜作一次肺功能检查之事告知,费老师自然赞成。因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尚无此设施,任医师又联系了市立医院,将费老师转诊至该院肺科作肺功能检查。

    其实肺功能检查也就是吹气、验血之举到也不难。

    过了一个星期,费老师走进任医师的诊室喜滋滋地告诉她:他所患确是慢阻肺,肺功能损伤几乎及半,幸亏你提醒作肺功能检查而及时发现,市立医院肺科专家建议用一种喷雾吸入的药物,估计尚能有好转之望。不过肺科专家又强调必需戒烟,戒烟之事以前试过多次,终未成功,这事很是犯难。任医师自然知道戒烟之不易,便告知可试戒烟药,医学院附属医院有戒烟门诊並有此药供应。费老师大喜,依言前往,配了戒烟药服用。

    又两月,平日无事不登三宝殿的费师母来到任医师的诊室,也不顾任医师正在诊察别的病人,便说道:

“任医生,谢谢浓〔你〕,我家老费把烟戒特啦。”她对此事最是满意了

    又两月,费老师似乎不再觉得胸闷了,包括上三层楼。逢人便说:

    “全科医生是居民健康的‘守门人’,我是真正体会到了”。

 

上一篇: 【游记散文】桥上的吉普赛女人 下一篇: 我眼中的叶永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