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会员作品>>新作综览
【医学科普小说】淋巴结的故事
[2020-05-10 13:07:08]

 

【医学科普小说】

淋巴结的故事

原创 杨秉辉  上海市科普作家协会

    一、

    某交响乐团排练厅。
    留着长发的指挥,全神贯注,双目凝视诸乐手,右手执棒挥舞,左手习惯地翻动乐谱,进入高潮之时,全身跃动。忽而一声:“停”,各种声言嘎然而止。指挥棒点了一下“黑管”,“再来一遍”!一个上午已经“再来”了五、六遍,众人面无笑容,悠扬之声再起。
    排练厅的一角有一大提琴手,琴虽大,人更长,在那里低头运弓,时而抬头看看指挥,口角之处露出一丝笑容,眉宇之间看出他在“享受”这音乐。此君姓李。                          
    李君,年三十,毕业于某省师范学院音乐系,毕业后在省城某中学教了两年音乐。李君有志发展,考入一著名音乐学院,攻读西方音乐学位,并师从某提琴大师,专攻大提琴演奏。
    李君天资聪慧、更兼勤奋,既有音乐基础、又得名师指点,进步甚快。三年后获硕士学位,适该市爱乐乐团大提琴手出国定居,其师乃推荐李君继之。原来大提琴手较小提琴手稀缺,其优秀者更为难得。李君入该乐团如鱼得水,每日潇洒运弓,未几,又与该乐团合唱队一女歌手喜结良缘。所谓立业成家,李君渐入佳境。
    乐团有老乐手,忽以“心梗”之疾辞世,事发突然,众人唏嘘不已。痛定思痛,皆谓健康乃人生第一要事。于是团务会议决定:全团演职人员安排体格检查,以便防患于未然。体检日,众人皆踊跃参加。未数日,报告出:全团近百人中计有高血压者二十八人,其中总务科长最高,为180/110毫米汞柱;血脂异常者二十六人,以敲定音鼓的王乐师最高,本来他就最胖,众人皆称验得准确;张副团长查出有糖尿病,难怪他最近瘦了不少;心电图不正常者4人,不过多为“过早博动”之类,据医生解释並无大碍;多位女士查出乳腺“小叶增生”,医生亦不认为重要,称定期复查即可。团里两位老前辈查有前列腺肥大,亦是意料中事;只是查出不少“脂肪肝”,甚至有几位“小青年”也有脂肪肝。询诸医生,谓是:“你们拉琴手动、唱歌嘴动,身体缺少运动”。于是乐团工会决定组织乒乓球比赛……

    二、

    李君出身山区小镇,父母皆该镇中心小学教师,父亲还曾担任过副校长之职。李君从上初中开始,每日步行十余里山路到县立中学读书,无论寒暑、风雨无阻,到也练出一付好身胚。
    李君体形修长,形象潇洒,身高近一米八十,体重65公斤,一头长发乌黑、两排牙齿洁白,目光深邃、语调轻缓,自读研究生开始,便为许多女性追逐之对象,不过李君一心求学、心无旁骛。及入乐团就职,李君仍孜孜于事业发展,个人之事抱定顺其自然之心态,并不多费思量,乃为一女歌手捷足先得。不过婚后夫妇二人琴瑟和谐,到也罢了。
    李君此次体格检查血压不高、血脂正常,也没有脂肪肝,本无大事。不过超声波检查发现肝脏中有两个小囊肿,直径皆小于1厘米。其报告为:肝囊肿,建议随访。
    关于肝囊肿一事,李君自知,在省城读大学时已经查出,並无何变化,是不必介意的。但是夫人不依,说是“建议随访”,便是说明诊断没有把握,才要你常常复查啊。于是上网查阅,谓囊肿多为良性。常人得此信息,理应心安。李夫人不然,认为“多为良性”,说明亦有可为恶性了,万一为恶性,就得尽早治疗,或许还有几分希望,那么就应进一步检查。于是越俎代庖,找了一个在医院工作的熟人,为先生约下核磁共振检查。
  对核磁共振检查,李君虽觉并无必要,但夫人盛意难拂,应约前去检查。次日报告出来,只见其上写道;“肝小囊肿,余无异常,其余胆、胰、脾、双肾皆未见异常。腹腔小淋巴结,请结合临床”。
肝脏确有囊肿,仍未说明是良性还是恶性。不过李夫人的注意力被最后两句话吸引了,腹腔里有淋巴结!一想不好,这淋巴结和癌是一回事的啊!得赶紧要看医生。

    三、

    一夜无眠,连一向沉稳的李君也难免心中七上八下了。好不容易挨到天亮,夫妇二人也未用早餐,匆匆赶到医院,又央那位熟人朋友给挂上了一个专家号。李君夫妇知书达理之士,遵规守矩,坐在诊室外面候诊。肿瘤科专家看的都是肿瘤病人,大多面色灰暗、形容消痩,或不断痛苦呻吟、或频频咯血呕吐。李君夫妇系文艺界人士,习惯于华服鲜花、掌声笑容,那里见过这等阵势。忽而心想,自己亦是为此事而来,也不免暗自神伤。
    及轮到就诊,专家看到病历上工作单位一栏注明为:市爱乐乐团,又见李君温文尔雅之形象,知为文艺界人士,到也敬重,所谓惺惺相惜是也。
    专家问明来意,方知为“腹腔淋巴结”之事而来。专家四十大几岁,曾在美国著名肿瘤中心研修,归国后曾发表多篇研究论文,去年並已晉升为正高职称。专家视、触、叩、听,检查了李君的身体情况。以专家的经验自然觉得:以李君之状况,並不像癌症已经转移所引起之淋巴结肿大,由于身体表面并未发现有肿大的淋巴结,腹腔淋巴结为恶性淋巴瘤的可能性亦极小。
    专家说:“不必着急,看来无大问题,可以随访”。
    对专家的说法,李君因本无不适,到也觉得可以接受。
    但李夫人实在爱夫心切,不敢大意,坚求进一步检查。说道:
    “医生,求求您了,务必请给他做进一步的检查。”
    专家不便坚持,开了一系列化验“肿瘤标志”、即若有肿瘤可能会明显增高的化验项目,的验血单。夫妇二人称谢而去,验罢血回家等待命远的发落了。这几天自然寝食难安,幸而这阵子演出任务亦少,到也罢了。
    三天后拿到全部化验单,一看吃惊不小,竟有两项高于正常,尽管数值上高出不多,但化验单结果项下、两个向上的箭头却令人触目倞心。夫妇二人很清楚:这不是乐谱上的高音符号,这是人患癌症的标志啊。
    赶紧再看专家,挂号、等候如仪,等到看专家,专家看了看化验报告单却很是平淡,说道:
    “化验项目是要结合临床情况判定的,你并无肿瘤的临床证据,而且也只高出一点点,没事,过一段时间复查就可以了。”
    夫妇二人对于“结合临床情况判定”也听不懂,对专家的态度更是不解。因为在文艺节目中,如若某人突然患病,闻者必定大吃一惊,甚至失声尖叫。何以这位专家“无动于衷”?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既然“没事”,怎么还要“过一段时间复查”?这夫妇二人似乎已经认定“有事”了。
    二人正疑惑间,女性到底敏感,马上想到,报纸上说过,看来这专家是在“等红包”啊。也不跟先生商量,马上掏出钱包,一看只500元,似觉少了点,但也只有500元了,于是全部抽出,不容分说,就向专家工作服口袋里塞。
    专家没料着有这一着,大窘,赶紧取出奉还,李夫人不收,专家不便与这位女士牵拉,便将这500元塞给了李先生。李君书生气浓,觉得这是一种“行贿行为”,他也做不出,只好收了下来。
    这样一来专家没辙了,只好应着李夫人的要求“进一步检查”,查什么呢?核磁共振己经说明肝、胆、胰、脾、肾皆无问题,只好说:“那么就查个胃镜吧”。
    次日,李君作了胃镜检查,结果只是“轻度浅表性胃炎”而已。李夫人还不放心,不过,由于“红包”之事,过于唐突,已经不好意思去找这位专家了。但还真能干,她竟在另一家医院给她先生约了肠镜检查,结果正常。
    正常本是好事,但李夫人心里总不踏实,但也无计可施了。
    一阵子忙下来,李夫人也瘦了不少,好在少妇以瘦为美,到也罢了。
    李君对夫人这样的恩爱之情,心中甚为感激。

    四、

    又3个月过去了,李君天天排练演出,这事也就淡忘了。李夫人固然也有演出任务,但这肿瘤的阴影总是挥之不去。一天忽然想到应该复查这“肿瘤指标”了,看它“长”了没有。李君妻唱夫随,随即去验了血,又过了几天,李夫人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自己一早就去医院取先生的化验单,以免万一增高,免得先生担心。化验单拿到手中一看,真是差一点要尖叫了,化验结果全部正常。
    李夫人飞也似地回家,抱着先生的脖子转了两圈,才告诉他:化验正常,看来真是没癌。
    又过了一年,李君参加了一项国际大提琴比赛,得了一个什么大奖,家里又添了个“小公主”,真是“心里乐开了花”。
    不过有一回李君喉咙痛,医生除了看喉咙,还摸头颈,说看有没有淋巴结肿大。李君听见“淋巴结”三字,似乎触了下电,忙问喉咙痛与淋巴结有何关系。
    医生解释道:
    “喉部炎症时细菌或毒素有时会进入颈部淋巴结,引起淋巴结炎症性肿大”。
    医生又道:
    “其实你颌下就有这样的淋巴结,相信是以前喉咙或是扁桃腺发炎留下的,不过並无损健康”。
    这医生还让李君自己去摸,果然,李君摸到了自己颌下的淋巴结,黄豆大小、软软的、不痛。
    李君忽然茅塞顿开,忙问:“若是肠炎、拉肚子,会不会在腹腔里也留下这种淋巴结呢?”
    医生道:“当然会”。

    杨医生曰:

    在颌下、颈侧、腋下、腹股沟等处,摸到小的、软的、无痛的、活动的淋巴结大多为慢性炎症性淋巴结,医生凭手感几乎就可以判定,说是无妨,病人也接受。腹腔里的淋巴结看不见,摸不着,医生只在癌症手术时关注有无淋巴结转移。如今影像学诊断进步,CT、磁共振检查时,仔细的放射科医生能看到腹腔淋巴结的存在。看到了什么就报告出来,这也是放射科医生职责所在。至于这淋巴结是什么性质的、“结合临床”,问看病的医生去。不过这可为难看病的临床医生了,临床医生摸不到它、不知其软硬、可否移动、有无压痛,只好大致判定:若是较为晚期的癌症病人,便考虑可能有癌转移。若无癌症者,则绝大多数为慢性炎症性淋巴结,实在是不必介意的。
    “肿瘤标志”的化验也是如此,其升高的意义应“结合临床”情况判定,比如发现有肿块,结合某项化验结果有明显升高的,或应考虑为肿瘤性肿块。如李君这样,实在不必考虑癌症性淋巴结,或是有什么肿瘤之类。其实,专家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李夫人在陪同诊病的过程中由于过度担心,呈強势表现,专家责任所在,也不便过于坚持。于是被“牵着鼻子走”,结果多做了许多不必要的检查,李氏夫妇自己也白白地担心受怕。
    所以病人看病,要听医生的,要相信医生。医生也要善于向病人解释,毕尽他们不懂,要说得他们懂。可惜现在病人太多,医生看病没法做到如此从容不迫。

    原载:杨秉辉著《财务科长范得“痔”》 复旦大学出版社  2014

    转载自 医学科普与文艺创作


 

  

    杨秉辉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曾任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院长。多年来从事肝癌的临床研究工作,不仅在学术造诣上颇多建树,而且热心医学科学普及与健康教育工作,发表各类科普文章近千篇,获上海科普教育创新奖科普杰出人物奖,现兼任上海科普教育发展基金会院士专家顾问委员会成员、《“60岁开始读”科普教育丛书》顾问、上海市科普作家协会终身名誉理事长。
  

上一篇: 请给“科普文学”一席之地 下一篇: 【创作谈】《我的自然笔记》丛书背...